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师道宽仁,如鸡护雏----林 仙 庭   

2007-11-15 17:16:15|  分类: 学生怀念张知寒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道宽仁,如鸡护雏----林 仙 庭

 

                                                                       

我是1978年进入山东大学考古专业的。我们这批学生大约是有大学以来最庞杂的一批,学生来自各行各业,阅历有别;年龄差距超过十几岁,心态不一。私下交谈起来,有的老师觉得我们情况复杂,不好管。也有的老师觉得学生大不用管,反而更省心。张知寒老师就是后一种态度。

在我们上学的4年中,张老师一直担任我们78级考古班的班主任。我入学前就是中共党员,因此被指定为党支部委员、班干部,后来大部分时间就这样接着干了下来。作为“官员”,我跟作为班主任的张老师的个人接触其实并不多。他一直放手让我们管自己的事。只有在一些关键或特殊的时刻,他才出现在我们面前,体现出对学生的殷殷关爱。

                                                         一、    开学的时间不对

我们班像我一样有妻儿老小的大龄学生不少,我们人在学校,却时常牵挂家里。入学后的第一个寒假是正月十二开学,离十五元宵还差三天。开学第一天班里一点名,还有好几个老同学尚未归来。可能未按时返校的现象在当时不是个例,因此系办公室让各班统计上报这批学生的名单,说是学校要给予处分。我们初上大学也不知这事到底有多么严重,赶紧报告张老师问怎么办?张老师说,就这事就给处分?我来办。他给校教务处主任孙坚奋打电话讲情,孙主任说,你不要袒护学生的错误。张老师说,你领导就没有错误?你定的开学的时间不对。同学都三十好几了,上有父母,下有妻子儿女,就差这几天你不让他在家过这个团圆节,不合人情道理嘛!我们一看张老师跟学校领导顶上牛了,心里都捏着一把汗。张老师笑说,不碍事,我跟孙主任是同学,熟不讲理嘛。就这样,处分的事到底还是不了了之。

毕业前夕的一段时间,班里的气氛有点紧张,事关就业前程,谁能掉以轻心?我的想法比较简单:只要能回烟台,有空回家帮老婆种地就行。张老师听了说,你的事我基本上可以打包票。这样吧。现在离毕业分配还有半个月,你也不用在这儿傻等了,回家看看老人孩子,到时候回来就行。如果有问题,我去电话叫你。半个月后我回到学校,顺便带了一包几块钱买的海产蛤蜊给张老师尝鲜,说是感谢老师帮忙安排。张老师笑说,谢什么,烟台那么个小地方谁跟你争?你走的这段时间你班上可热闹了,谁留校谁进京谁上省城,工作难做哩!也难怪,现在调动工作多么难,毕业分配几乎就是一锤定音。怎么也要想方设法把你们安排好,让你们满意,让你们各得其所。张老师简单提到一些细节,让我感到他为了我们这些学生,真是心思费尽,直到送出校门的最后一刻。

                                               二、    胡适的小脚夫人

我们考古班25个同学,入学前已结婚的占三分之一。留守家中的娘子多数非工人即农民,夫君考上了大学,几乎等于叫花子跳了龙门。那时刚恢复高考,大学生在社会上的地位比今天的研究生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变化反映在婚姻家庭上便是我们这拨人中经常上演陈世美秦香莲的悲伤故事。不过这种事在我们上学期间倒鲜有发生,因为当时的我们毕竟还是一群穷学生,超前憧憬明天美景的人不多。作为过来人的张老师对我们自然是洞若观火,早知有些毛病会在日后发作,于是便时常给我们敲敲警钟。身为班主任,其实张老师并不经常对我们进行世界观一类的思想教育。但糟糠之妻不可忘的专题训诫却让他进行得郑重其事。记得那是一次考古班的全体会议,身材伟岸的张老师站在讲台上,声如洪钟,讲得慷慨激昂,声情并茂。他从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到新时代青年的人格规范,足足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说,在这个问题上,我给你们推荐一个榜样,他就是我们这儿很久不被提起的胡适老先生。胡适先生是大学教授,又是社会名人,他以领导新文化运动而出名,可以说是当时最进步、最时髦的人物。而胡适先生的夫人,却是一个没有学历甚至没有多少文化的家庭妇女。特别的是,这位胡夫人是一位裹着三寸金莲的小脚女人。就是这样一位看似拿不出手的女人,胡适一辈子都不弃不离,相敬如宾。胡适在美国做大使,经常出入高级外交场所,他依然带着他的小脚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堂堂正正,毫无愧色。胡适什么人?他尚且如此。你们比胡老先生如何?古人云:糟糠之妻不下堂,贫贱之交不能忘。我劝同学们一句:丧失良心的事不能做!损人利己的事不能做!老师的这些铿锵话语,仿佛就在昨天。联想发生在我们许多人身上的家庭故事,不禁令人感慨万千。

                                                      三、   给他一个出路好不好?

我们班的一位同学犯了错误,挺严重的,学校、系里的领导都很震怒,

在同学中间也有很不好的影响。系里让班里党支部、班委会讨论研究,拿出一个初步处分意见。在讨论过程中,大家的意见一时很难统一。张老师说,这确实是一个严重错误,我很生气,也很痛心。必须狠狠批评,为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至于定一个什么处分,我看还是慎重一点好。这个同学将来还要踏上工作岗位,还要发展事业。要是背着一个重重的处分,还怎么工作?还怎么发展?我看他这辈子就算完了。为他将来的前途着想,我们给他一个出路好不好?张老师恳切、诚挚的肺腑之言打动了大家,意见很快统一了。

                                                            四、   就怕青年人吃亏

上大学的4年,正是我国思想解禁的时期。很多同学满怀进步激情,探索真理,积极参与学校事务,甚至评议时政。对于这种情况,学校领导常常是不很满意的,要求老师和学生干部做好学生的思想工作,结果倒经常引起同学的进一步反感和对立。记得有的老师在考古课上讲到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共产党国民党优劣长短,当场惹起一片哗然。张老师则从来不讲这样的政治教条,而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劝导大家:政治这潭水不好趟,搞不好会吃亏的。青年学生的光阴是很宝贵的,要集中精力学好专业,才有益于国家,最终也有利于自己。青年人热血沸腾,但缺少经验。千万不要在政治上给自己惹麻烦。但大部分同学身处当时思想解放的潮流中,满脑子都是冯定所说的那种正义冲动,很难体味张老师这番发自心底的苦口良言。

最后一次见到张老师是在89年学潮后的夏天。我那时已在烟台市博物馆工作,突然接到张老师的电话,说是他于某日凌晨乘班船从大连到烟台。我在早晨三点到了码头,张老师早已下船,他面色苍白,一头白发,一身短袖白衫在飕飕的海风中飘拂。他说,船提早到了一小时,想不到夏天的海边这么冷。我赶紧把老师接回我那26平米的简陋居室让他暖和暖和再睡一会儿。他说,不用睡,就这样躺着聊天吧。原来,他这次到大连是参加一个中央某部门召集的叫做关心下一代的会议,他是山东的代表。“关心下一代”是上边定的题目,内容是向青年学生进行宣传教育,肃清民主化等学潮影响。张老师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为此奔忙,开会,演讲,上媒体,人都累得瘦了一圈。说到学潮,张老师很是激动,说,损失太大了!57年我们那批学生打成右派,耽误了中国多少年的发展?青年是国家的希望,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把我的惨痛经历告诉学生们,我就怕青年人吃亏。

在这样重大的事情面前,我们沉痛而迷惘。但我想张老师执着地做着的事情,就是不想青年人吃亏,如同母鸡护雏一般。这也许是他以毕生代价换来的深刻总结。我对张老师身世细节所知甚少,但我猜“知寒”这一名字一定是在他经历不平磨难之后才取的吧。他饱尝那不堪岁月中天寒地冻的滋味,所以他一生中都孜孜不倦地把温暖洒向他的学生,洒向故土人间。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