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相见太晚 相别太早----朱 传 棨  

2008-01-05 18:10:54|  分类: 朋友同学怀念张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见太晚  相别太早

                                                                                          ——哭知寒兄

                                                                                              朱 传 棨

今年7月17日晚上8时,日本学人吉永慎二郎文学博士由山东大学给我来电话说:“张知寒先生于7月16日病逝……”这一噩耗的传来,顿时使我陷入盲然和悲痛之中,不知所措,只有痛哭知寒兄走的太快,走的太早了!当时思想里很自然的想到,由他献身兴起的墨学研究,在国内外学术界刚刚产生了良好反响,许多急待研究的课题正需要他提出具体规划和研究思路之际,他却撒手走了,永远离开了墨学研究,真是令人感叹悲伤,无所适从,使我长夜三思,辗转难眠。

在吉永先生的电话中还说:“张知寒教授在医院还谈到,他和朱老师是同庚、同学和同乡的‘三同’知友。”我所感动是知寒兄对我的真挚情感和所抱的厚望,使我感到他身后应该做点什么;遗憾的是我们虽是“三同”知友,但相见相识太晚,而别离又是迅速突然,实为相别太早。

和知寒兄之间确确实实实是“三同”知友,同是1928年出生,同在山东大学历史系读书四年,又都是滕州人。但是,我们相见相识却在花甲之年,实在是太晚了。因为在我们青少年时代,是日寇侵华和国民党发动内战的兵荒马乱之际,当时为了民族的兴亡和国家的安宁,以及我们热血青年的个人生存,各自东西,拼搏奋斗,经过选择,我们都走上了革命道路,决心跟着共产党走到底,找到了民族和国家的希望。可是我们虽是同乡,却从未有机会相见相识。建国后,在50年代初期,当知寒兄从部队下来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时,我却先一年在历史系毕业,考入了北京大学哲学系攻读硕士研究生。所以说,虽是同一学系的同学,却因时间差我们未能相见相识,但是我们俩都是杨向奎先生喜爱的学生。真正同知寒兄相见相识,还是在由他奔波操劳参予组织首届墨子学术研讨会上。我当时聆听了他关于墨子里籍问题的调查考证和研究论证的报告,使我对知寒兄产生了十分敬佩的心情。敬佩他在花甲之年,不甘心离职休养,不畏辛劳,深入发掘,多方考证,精心研究忘我工作和锲而不舍的精神。他为了使自己的观点更加稳妥,结论更加科学,他苦行数千里,走访了京、沪、宁等地的著名专家学者,如费孝通、张岱年、匡亚明、蔡尚思、任继愈、杨向奎、颜道岸等知名专家。他不耻下问,恭请专家们指迷赐教。他的这种谦逊好学的真诚学风,使我很受教益。但是,对知寒兄的人生观、价值观、浩然正气、乐于助人、勤奋好学、潜心钻研、百折不挠,积极进取的高尚品格,以及他一生的坎坷经历的具体了解和认识,还是得益于焦世瑜教授所赠《历史·墨子·张知寒》一书。焦先生在他的这部专著里,把知寒兄的高尚品格、坎坷经历放在当时的大历史背景中予以刻画阐述,十分感人和教育人。特别是焦先生在书的“前言”中写道:他既不写古人,也不写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更不写当今的大款大腕、歌手明星,以及盖棺定论的英雄模范人物,而是执意“要写活着的教授,要写可歌可泣的教授”,“要写张知寒”。焦世瑜先生的这些豪言卓识,不仅使我和其他读者深为受益,而且使知寒兄的“摩顶放踵利天下而为之”精神,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现在看来,知寒兄对墨子里籍问题的定位和确证,以及他参予组织开展的墨学研究,不仅使墨家显学重光,弘扬海内外,而且也是他在当代树起的一座学术丰碑,丰富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研究。正是在他的积极参予和多方策划下,才使多次举办的墨学学术研究讨会得以成功,使多卷本的《墨子研究论丛》得以正式出版。在海内外学术界产生了广泛的深刻影响。如在国内近几年墨学研究,可谓蔚然成风,方兴未艾,仅1996年至今两年多的时间里,北京、沈阳、山东、上海、南京、安徽、武汉、四川、贵州等地的出版社出版的《显学重光》、《墨子答客问》、《苦行救世——墨子的智慧》、《苦行与追求——墨家的人生智慧》等墨学研究的新著近20余种,若再加上1988年至1995年间出版《墨子评传》、《墨子通论》以及各种版本的《墨子白话今译》或《全释》等等研究论著已有近70余种,实为可喜可贺。同时,也自然想到知寒在献身兴起墨学研究的历史功绩。知寒兄的墨学研究活动,不仅通过发表论著、组织国际性的学术研讨会,在国内外产生了深远影响;他还亲自为在国际上传播墨学研究忘我的工作。他在病魔缠身住进医院期间,还接受了指导国际学人来华研修的任务。根据中日两国政府间互派学者进行交流研修访问的协议,日本秋田大学东方思想史学者吉永慎二郎博士来华分别在山东大学和武汉大学进行研修墨学和中国古代思想史中的重要课题。国家教育部批示在山东大学由张知寒兄负责指导,指导计划刚开始实施他就盍然长逝。吉永先生一方面感到悲痛和遗憾,认为失去这位墨学专家的指导,受损很大,非常遗憾;另一方面立即通过电话同我联系,即来武汉大学,期望按日程完成研修计划和对古楚国的考察,以弥补知寒兄未了心愿。我欣然同意,欢迎他早日来武汉大学研修。这既是我应该完成的教育部下达的任务,同时也是对知寒兄应尽的义务。只有如此,方能具体实现知寒兄所说的“三同”知友的深切情感。并以此告慰知寒兄在天之灵。

知寒兄安息吧!吉永先生来华研修的任务已按计划圆满完成。

                                           1998年11月于武汉

(本文作者是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墨子学会顾问。)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