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仁慈耿介的母亲---张知寒  

2008-12-25 16:11:13|  分类: 亲人的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仁慈耿介的母亲

 我们故乡称母亲叫“娘”。我的娘张魏氏,1895年出生于滕州市北乡李家庄一个富裕的中农家庭里,兄弟姐妹8人。当时,由于重男轻女的陋习尚严重存在,我娘姊妹5个没有一个上过学。长辈也没有给他们取名字。我的老娘在姊妹中排行“老四”,所以众多村民称她“魏四姑”。我的父亲出生于滕北顾家庙村,他曾祖父景谔公是清代嘉庆年间的进士,家庭属于官僚地主阶级,生活得无忧无虑,6岁即进家塾读书。不料,好景不长,当他8岁时,我的祖父即因患伤寒病,为庸医所误而死去,年龄还不过30岁。祖母生性懦弱忠厚,不善理家,家道遂慢慢败落下来了。我娘和我父亲结婚时,家中生活仅可自给。后来,我们兄弟姐妹5人先后降临人间,我家的生活却一天天好了起来。这主要是由于我的老娘善于谋划,全力协助我父亲勤俭持家所致。所以说,我们的童年生活得还算幸福。不幸的是,七七事变一声炮响,日寇的铁蹄很快就踏进我们幸福的家园,曾祖父给我们留下的一座房子,全被日寇烧得精光。我们全家的生活,顿时由天上落到地下,并陷入极为苦难的万丈深渊,全家老少天天在死亡线上挣扎。由于饥寒交迫,家里的人先后病倒,当时既无医,又缺药,不到两年,8口之家竟死了5口,仅剩下我的老娘、弟弟和我。这时,我的家真可以说已濒临灭绝的境地。在这极端苦难的日子里,我的老娘尽管常暗自饮泣,但在任何人面前从来没掉过一滴泪,被亲友认为是具有铁石心肠的人。她对我们兄弟两个不仅强颜作笑,而且还常对我们说:“你们要学着有志气,俗话说‘冻死迎风站’,不能向困难低头,也不要向亲友诉说困难,自己跌倒自己爬,依靠谁也不是长策。”她不仅这样说,而且也是这样做的。她老人家虽然目不识丁,但我的外祖母却是位知书识礼、善于处世理家的能手。我的老娘从我外祖母那里,不仅学来许多生产和生活知识,而且还会背诵《三字经》、《百家姓》和《朱子治家格言》以及《女儿经》等等,所以她被视为我们村中的“明白人”。我的老娘善于养猪喂牛。由于精打细算,日夜苦干,终于使我们的生活慢慢好起来。当时,我的二舅父是地方上的工商业者,也是一位乐善好施的老好人。由于他的维护,娘没有受人欺负。几位舅舅的影响,使她领悟到:“一个家庭,要想很快地过上好日子,非有知识不可。”她常常告诫我们兄弟二人说:“人要不读书,不如一头猪。”因而把我们先后送进了学校。为了不负老娘的苦心,我们兄弟俩都埋头苦学。

抗战期间,我们家乡常有游击队驻防。她从抗日宣传队那里听了许多爱国的道理,懂得不少抗日救国的大事情,认为“国难不去,家难也难除”。此后,常竭家中所有,支持抗日。娘常对我们说:“想过好日子,非把日本鬼子赶走不可。”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终于胜利了,她很高兴,中秋节操办得很丰盛,说是庆祝抗日战争终于胜利了,她总以为大家的生活从此就好起来。不料,入鲁的国民党部队却非常腐败,这使她失望极了,常暗自叹气。她把国民党的部队同八路军一比,认为“国民党不行了”。1946年,我在友人的介绍下,参加了革命工作,她十分支持。在送我离家的那天晚上,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父亲说过:‘八路军所到之处,秋毫无犯,是什么王者之师,是干好事的。’你去跟他们干吧!但有一点应记住:你父亲说,心地善良的人,只能当圣贤,不能当豪杰。说你只配做个医生或教书匠。因为老祖坟上没有那种风水,长不出做官的蒿子来。等胜利了,赶快回家,该干啥干啥。”遗憾的是,我没听她老人家的话,解放战争胜利后,我当上了一个小干部。她非常不高兴地对我说:“我看到的这军头、那军头太多了,当官的很少有好下场的。你还是别干吧!”为了不使她失望,我毅然弃政从学,考进山东大学历史系攻读古史去了。

到山东大学以后,我一心想埋头读书,不问世事,争取将来能做个合格的教师。不料“树欲静,而风不止”。你不想过问政治,而政治偏偏要过问你。在1958年“反右”中,我虽一言未发,一张大字报也没写,但仍被人诬陷为“历史反革命”。当时我看到强加给我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的,实在无法容忍,遂愤而提出上诉。谁知,竟因而被划为“极右分子”,强送到劳动教养所去改造。当时故乡正刮共产风,家里仅剩下的一点遗产,也被“充公”了。全家7口人的生活,完全靠我妻子40多元的工资来维持,生活困难,实在无法形容。这使我悲愤已极,时有痛不欲生之感。因为不愿老娘和妻子为我伤心,所以我一直瞒着她们,不愿将我的窘情和痛苦告诉她们,独自在教养所里,默默地接受改造。不料,我的老娘在我三舅舅的陪同下,竟不远千里,徒步跋涉,亲到教养所里来看我。当时她已是70多岁的老人,又是缠足的小脚妇女,我实在激动极了!两眼热泪,夺眶而出。我很担心老娘会为我的苦难处境大哭一场。出我所料,她竟一如平常,泰然自若地对我说:“你不必难过。我知道你全是为了维护别人的声誉而受屈,受的苦越深,积的阴德越高,所以说这没什么关系。有罪的不是你,而是那些陷害你的人,我看他们才是没有好下场的呢。你走着瞧吧!”另外,还以坚定的口气对我说:“我认真地想过了,不仅我们这一代没做过坏事,就是祖宗三代也没做过坏事。善恶到头终有报,我们绝对会好起来的,望你相信这点,不要再想别的。回家我帮小孩的妈(指我妻子)把小孩子们带好,你尽管安心劳动……”老娘的理解和支持,帮助我渡过了极端苦难的岁月。结束教养生活后,我本着老娘的意愿,回到了与我相别近20年的故乡,从事农业生产劳动,与家乡父老话桑麻,数晨夕。我的老娘对此特别高兴。

“十年浩劫”,不仅我在劫难逃,而且还株连到我的妻子。红卫兵以包庇“右派”的罪名,把她关进“学习班”进行改造。而此时我外逃避难,妻子被关了起来,使老娘和孩子们的生活又一次陷入绝境。就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老娘仍然泰然处之,好像我们家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幸。她领着我的几个孩子,为生产队拔草、喂牛、养羊、喂蚕,感动了四邻八舍。她虽不曾向人告借,而主动给我们以支持的亲友达百多户。就这样,她领着孩子渡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1970年,天大旱,庄稼颗粒未收,村里的人一片饥荒。我的老娘竟将我们家的口粮全部拿出,分给左邻右舍。到了春节,家里仅剩下9斤高粱面。我的老娘不让孩子们知道是“过年”,把大门关上,用高粱面包了些水饺,一边吃着,一边同孩子们讲故事,背诵《女儿经》,几个女孩都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什么是痛苦。这个年关就这样过来了。

当时,我三个女孩都在上小学。学校的老师号召学雷锋,学做好人好事。我的二女儿听老师一说,登时站了起来说:“要学好人好事,应该学我奶奶,我奶奶就是活雷锋!”老师叫她说说看。她说:“我奶奶是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老好人。例如说,我叔叔在煤矿里领了一吨福利煤,我奶奶不到一天就分给左邻右舍了。婶子煮了大锅老咸菜,大约有30斤,奶奶分给邻家后,竟只剩一碗,气得我婶子直埋怨。一个远房亲戚受到海外关系的株连,‘文革’中进了监狱。她竟不顾一切地去看他。后来这个亲戚无罪释放,首先来看我奶奶。当时是十一月的天气,那个亲戚还穿着单裤子。我奶奶看他很冷,就把给我爸刚做好的,也是唯一的新棉裤送给了他。当时,我们都不同意,奶奶说:咱家里有煤可以烤火,你爸穿旧的可以过冬。他刚死了妻子,苦不堪言,就送给他吧!这样大家就都同意了。”女儿还说, “我家要有10斤粮,如果有人需要她就能拿出9斤送给人家。”后来,学校的老师们到村里调查,发现我孩子说的完全符合事实,很受感动。所以他们到处说:“张奶奶的确是活雷锋!”

我们跟老娘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从来没听她说过“难”字。在我们处于困难的日子里,她总是把我们与不如我们的人相比。常说:“咱还比某某人家好。”老人家一生,既不烧香拜佛,也不信基督,但却十分迷信“老天爷”。她常说“老天爷有眼,不会亏待好人的。”这种迷信给她很大的安慰,所以大家都不愿给她破除迷信。1978年底,我的冤案得以平反。她高兴地对孩子们说:“我的预言不错吧!好人一定有好报,老天爷睁开眼了,你们会好起来的。你们好起来,我就该死了。”当时我们只当戏言,没有在意。1980年春,我想接她到济南来。她说:“我回老家看看,再同你一起去。”这样她就回故乡去了。不料,一去竟成永诀!她到家的次日,在堂孙家贺喜。坐了一阵,高高兴兴地回到屋子里就睡了。第二天早晨,孩子们喊她吃早饭,上前一看,她竟率尔归真,与世长辞了!终年85岁。这对我们全家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大人小孩都心痛如割。正如古人所说:“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对做子女的来说,真是锥心刺骨的特大憾事!敬劝有老母者,要接受我们的教训,抓紧时间孝敬老人,切勿给自己留下终生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