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思念----高敬振  

2008-12-03 11:56:11|  分类: 朋友同学怀念张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思念

高敬振

写下这个题目时,心中沉甸甸的。

张知寒先生离开我们快十年了。十年来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常常梦见他老人家,梦里常常怀疑他是否真的已离我们而去;但一醒来,一切就都消失了,只留给我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记忆。

(一)

我对张知寒先生最早的记忆,来自于他跟我叔叔高述相的交往。

张知寒先生的夫人徐淑梅女士1974年调到滕县国营南沙河焦化厂任厂医。焦化厂的南面一墙之隔是我们村,焦化厂的子弟就在我们村的学校上学。我叔是我村副业队的队长,副业队主要为焦化厂服务。我叔叔最先是通过在济南军区当兵的表叔张立增先生了解张知寒先生的。后来他就主动去结识张先生。

我家祖上是农民家庭,基本无力诗书继世,但却一直忠厚传家。不知是天意如此还是命中注定,张先生和我叔的人生轨迹竟在“文革”期间交会了!两人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惜,竟成了莫逆之交!记得两人常促膝谈心,有时在我叔叔家,大多是我叔到张先生家和他谈古论今,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海阔天空,处江湖之远的张先生难免慷慨悲歌,为国家、为民族的前途命运担忧;兴之所至,张先生有时也会意气风发,“粪土当年万户侯!”我叔时时感慨天道不公、张先生命运多舛,但坚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尽力为负屈含冤、壮怀激烈的张先生疏解情怀。

人们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是什么让才识过人、国学功底深厚、记忆力非凡的张先生如此地礼贤下士,又是什么让身处以阶级斗争为纲、对右派唯恐避之不及年代的我叔叔不仅不歧视张先生,不与之划清界限,反倒奉其为座上宾,优礼有加呢?对此问题,难免见仁见智;我认为恐怕还在于张先生的人格魅力,以及我叔身上所体现出来的我们家族的人文情怀。

1978年张先生回母校山东大学任教后,与我叔的友情历久弥新,我也成了为两家转致问候之人。特别是1992年夏天,全国墨学会议在滕县召开,日理万机的张先生不避酷暑,不计舟车劳顿,会后亲赴农村看望我叔,让辗转病榻、自知时日无多的我叔一解悬望之苦,尤其令人感动!

(二)

接下来的记忆在我读中学和高考期间。

我生在三年困难时期后期,长在“文化大革命”动乱的年代。家里劳力少,年年给生产队找钱(类似于拿钱买工分),兄弟姐妹吃糠咽菜、忍饥挨饿是常有的事。我一直是皮包骨头,面黄肌瘦,发育严重不良。1978年我初中毕业,那时能上中专吃皇粮,对我这样的农村孩子是梦寐以求的事。我考了260分,当年的录取分数线是220分,因为体检没过关我竟落榜了!几乎同时进行的高中升学考试噩梦重现,我又因体检不过关被县一中拒之门外,只好上了公社中学。1980年高中毕业前夕,鉴于两年前的教训,家里极力主张我报考中专以加大保险系数。我能理解家人省吃俭用供我上学的一片苦心。

报完考中专的名,我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落泪,为自己的命运,为因为我两年成绩一直遥遥领先、稳居年级第一、而对我不报大学心痛不已的班主任李老师、教务处孟主任……这时,张知寒先生那高大的身影浮现在我面前,他那不屈不挠、自强不息、百折不回的精神深深地警醒了我,我决定破釜沉舟,学习他的榜样!我转身跑回了学校,请李老师带着我跑到公社教育组,将已上报的报名表换成了考大学的。人生很漫长,但紧要处只有几步。这是我命运的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张先生不经意间拉了我一把。

高中升学体检期间,张先生正在滕县卫校代课。家里担心我体检再出问题,让我叔叔带着我去找张先生,了解体检的注意事项。除了千叮万嘱,并不富裕的张先生拿出鸡蛋红糖,冲了满满一瓷缸鸡蛋茶让我喝下,多少解决一点体重轻、血压低的问题。

当时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我叔无意间看到张先生的备课本上用铅笔标注着“狗吃鱼”,大惑不解。张先生解释说,讲到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理论,本来想举个例子、写“猫吃鱼”,不想笔误成“狗吃鱼”;转念一想狗果真吃鱼的话,每次让猫看着,时间长了猫也该有条件反射,当个例子讲也未尝不可。

1980年的高考我考了414.5分。张先生主张我报山东大学,家里却要求稳,折中的结果,我第一志愿报的山东师范学院,第二志愿报的山东大学,其余志愿我记不清了。这种做法现在想来真是匪夷所思!当年山东省的本科录取分数线是360分,我已过了山东大学的录取线,被山东师范学院捷足先登录取了。张先生痛惜不已,为把我从山师转到山大,和其他老师一起到山师招生办交涉。虽未成功,张先生为山大延揽人才,对我的舔犊之情!我没齿难忘!

(三)

张先生义务行医乡里,后来又在滕县卫校代课,竟成了一方“名医”。1983年我的本家高述俭的夫人患妇科病,久治不愈,让我带着她两次慕名找到已在山大历史系任教的张先生治病。张先生和夫人徐淑梅女士如对待亲人一般,安排她住在家里,精心调治,不久就痊愈了。

张先生就是这样给人看病不问贫富长幼、远亲近邻,皆如至亲。后来他曾跟我谈起诊病的方法,除了传统的望、闻、问、切以外,用药时要注意因时制宜、因地制宜,注意地理、气候、时令、生活习惯,忌讳照医案开方,讲究辩证施治(不仅是辨症施治),不唯书,法无定法。这对我启发很大。这种科学的精神,这些治学的方法值得我好好学习。

张先生和我们阴阳相隔已近十年,十年来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他。

张先生,如果您在听,如果您在看,请把这份思念收藏。鲜花会凋谢,但这份思念却永远不会枯萎,愿您在九天之上福祐我们。(作者为山东师范大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