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爷爷的笑------张明达  

2008-06-01 23:24:06|  分类: 亲人的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爷爷的笑

张明达

十年前爷爷离开我们的时候,我才刚刚七岁。本就模糊的幼年记忆,历经十年的时间冲刷,更是残缺不全。因此,虽然我无数次的想为爷爷写些什么,可每每都无可奈何的放下笔。我觉得在如此庄重的文集里写一篇应付之作,绝对是对爷爷的亵渎。由于年纪太小,很多爷爷的往事都已经没有印象了,唯一牢牢地印在脑子里的,是爷爷的笑。

是的,搜肠刮肚地寻找我脑海里的关于爷爷的记忆,都是爷爷在笑。豪爽的笑,和蔼的笑,亲切的笑。甚至在病魔缠身的时候,爷爷还能笑着戏称自己是“肠癌肺癌加肝癌”,与来访的友人谈笑风生。在上小学前,我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印象里,爷爷几乎天天都有客人来访。有时是年轻人,有时是拉家带口的老家的亲戚,更多的时候都是些和爷爷年纪差不多的老人。他们聊的话题我当时不感兴趣,现在也是一点都记不得了,只是印象里一直都是爷爷说得多,来客说得少。往往是爷爷侃侃而谈,来客津津有味的听。爷爷说到高兴处,便是满面笑容兴高采烈,恨不得手舞足蹈起来。有时也出现过他们为某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而尽管争论时唇枪舌剑好不激烈,争论完爷爷却仍然高高兴兴地留人吃饭。爷爷病情加重的最后时刻,家里仍然总来客,而爷爷此时已经不能到客厅和人说话了。在病床上,爷爷总是面带笑容,往往来安慰爷爷的亲友们在背后抹眼泪,最后倒成了爷爷安慰他们了。其实那个时候爷爷的病已经是非常严重了,经常是疼得说不出话,可真的来了客人,爷爷又能充满活力的陪人家说笑。

后来随着病情的不断恶化,爷爷不得不长期住院接受放疗和化疗。每次我想去看爷爷,都被爸爸用各种借口搪塞过去。由于没能见到爷爷的最后一面,我一直很生爸爸的气,直到最近,二姑说起“爷爷是不想在小一辈身上留下他重病的印象”,才恍然大悟,但明白真相的同时,又为这一永远的人生缺憾而伤心。1998年7月16日,爷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那一天的情形我永远记得。当我一早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爸爸和几个伯伯都是全身黑衣,红着眼圈往墙上挂爷爷的遗照。奶奶已经是泣不成声,几个姑姑虽然劝奶奶节哀,可自己也同样是满面泪水。香炉上腾起袅袅的烟,遗照上的爷爷透过烟雾静静地看着我们,嘴角挂着惯常的笑。那一天家里进进出出来了许多的人,很多我从没见过的年轻人都是没进门便已哭得站不起来,在旁人的搀扶下趴在爷爷的遗照前就咚咚的磕头。后来我知道,他们中有爷爷的学生,有老家的亲戚,也有与爷爷只是一面之缘却被爷爷深深感动的普通人。那几天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门外堆满了花圈和挽联,前来吊唁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我那时才知道爷爷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好爷爷。

那一天我没有哭,整件丧事上我都没有哭。每当我的眼里涨起泪水,我都会去看爷爷的遗像,看爷爷的笑。爷爷笑对人生坎坷的乐观态度是我一生受用不尽的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