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奋斗着是美丽的-----陶卫东  

2008-08-23 20:29:50|  分类: 学生怀念张知寒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奋斗着是美丽的

      ——怀念张知寒老师

陶卫东

夜深人静。灯下,翻阅有些陈旧但墨香四溢的《读墨余论》和有些泛黄的签订于1998年8月12日的该书“出版合同”,不禁怀念起书的作者、我的老师张知寒教授,一个白白的略有些胖但为人和善的老人。作为这本书的责任编辑,我又想起当年出书的情景:就在知寒老师去世的前一天,他嘱托我将他的论文结集出版。后来我与知寒老师的女婿、师弟张希宇共同努力,出版了这本凝聚了老师半生心血的著作。虽然为张老师做了点儿事,但比起他给予我们的教诲和教书育人来说,微不足道,我们是真正的受益者,而张老师走的时候却没能看到《读墨余论》的问世,成为遗憾。

案头上放着一张《齐鲁晚报》,是张希宇发表在该报2006年10月26日的“齐鲁学人”专版的文章《传奇教授张知寒》的样报。读着希宇君最为详尽的追忆文字,仿佛知寒老师又活跃在我的眼前。我分明看到自己在夏夜里的闪闪泪光。是啊,张老师是在炎热的7月走的。2007年的7月16日,我给自己的老母亲过80岁生日,而这一天我突然想起张知寒老师。他正是在这一天离开人世的。生生死死本是人世间的常事,如此巧合是我没有想到的。

打开手头的小信封,是9年前张罗出版《读墨余论》的资料之一。里面有4张照片,一张是知寒老师1957年摄于青岛的山东大学,其时他未满三十,风华正茂,头发乌黑,很帅气的样子;一张是知寒老师1982年摄于济南的山东大学,穿着整洁的西装,扎着领带,目光炯炯,满头银发,气势不凡;一张是知寒老师与师母徐淑梅女士的合影;一张是知寒老师1997年8月20日与吴官正同志在一起交谈的留影。当时,计算机和扫描还没有被广泛使用,照片后面写着缩小的尺寸及编号清晰在目。信封里有书名题签和著名思想史家蔡尚思等先生为知寒老师题词的复印件。这些照片和题词都印在书上。而手拿着这些有形的历史“文物”,我感到沉甸甸的。

蔡尚思教授10年前(1997年7月1日)的题签:“张知寒同志富有墨子精神,值得人们学习。”著名学者杨向奎、任继愈、颜道岸联名题诗手迹:“先秦墨子显学传,两汉以后不新鲜,而今墨学重奋起,赖有教授张知寒。”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书协副主席王学仲的题词手迹:“知寒弟为山东抗病魔之英雄,且是近代苦行励学之墨子,令我畏敬。”

《读墨余论》是在张知寒老师仙逝一周年后的1999年7月出版的,至今已整8年了。44万字记录着知寒老师关于墨学研究的精华,更是他心血挥洒之于墨学的见证。

知寒老师是个性情中人,又是爱憎分明的人,他对那些为国家和民众作出贡献的历史人物,从不吝啬自己的笔墨,大书特书,希望读者通过他的阐述,了解历史,启迪今人和后人,推动社会的进步。

都自称为“贱人”的孔子和墨子是知寒老师最崇敬的伟人之一,他对孔墨的赞颂真诚而热烈。《读墨余论》一书收入知寒老师写评价孔子的文章就达6篇之多。其中,《略论孔子》一文,他引用恽代英的话,说孔子是“勤恳勤劳为社会做事的人。”其一生是“任而为己任”,坚持奋斗的一生。知寒老师特别推崇孔子“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精神,他在自己的许多论文里反复提到。这恰恰是知寒老师一生追求的精神写照。

从1992年首届国际墨学研讨会在山东滕州召开至今,15年过去了,墨学不仅在中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且走向了世界。学术界很清楚,20世纪墨学有过两次复兴,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中期是第二次,知寒老师无疑是引领着墨学在这个世纪里二度复兴的领军人物和核心人物,是举世公认的。他生前愿意看到身后墨学研究的蒸蒸日上。

2007年7月,举国庆祝香港回归10周年,我这个电影迷格外注意人们关于这十年香港电影的评价。其中提到2006年底、2007年初在内地引起轰动效应、票房不差的电影《墨攻》,有这样的文字:《墨攻》的成功,说明并非小成本的片子没有市场。无独有偶,7月下旬,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的“激情夏日”推出的《影视黄金眼》节目,偏偏又选《墨攻》作为案例,主持人与嘉宾边放影片内容边点评。人们从中领略到墨家的思想和理念在今天商品经济社会的指导价值。时隔几日,即7月27日,《解放日报》“解放周末”版用近两个整版篇幅刊登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的文章《黑色的光亮》。余先生慷慨泼出笔墨,在酷热的上海发出了为墨子、墨家、墨学颂扬的心声。这位闻名全中国的学者、作家,曾躲避诸子百家中的庄子和韩非子,却对墨子情有独钟:“诸子百家中,除了他,再没有用自己的名号来称呼自己的学派的。”“墨子,墨家,黑色的珍宝,黑色的光亮,中国亏待了你们,因此历史也亏待了中国。”“我读墨子,总是能产生一种由衷的感动。虽然是那么遥远的话语,却能激励自己当下的行动。”“我希望人们在概括中华文明的传统精华时,不要遗落了这八个字:兼爱,非攻,尚贤,尚同。”

之所以提及上面这些涉及墨子、墨学的事情,是因为它们让我想起了张知寒老师。想起了他为之献身的墨学研究,想起了他努力的结果是社会对墨学关注的升温。在内地持续的论语热、庄子热、三国热和红楼热的浪潮中,总算听到了一点儿墨子和墨学的声音,多么令人欣慰啊。假如,知寒老师九泉下有知,一定很高兴的。而我还做着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让知寒老师上央视《百家讲坛》讲墨子,把鲜为人知的墨子介绍给墨子的亿万万同胞们。而身在出版界的我,更乐意借知寒老师的笔,做一本畅销书《知寒〈墨子〉心得》。只叹生命不再,知寒老师这本“书”将珍藏在天国的梦里。

打开《读墨余论》,乔幼梅、赵凯球先生联袂撰写的回忆文章跃入眼帘,文中有这么一段话:“知寒是一位演讲天才。他的讲课充满激情,活泼生动,一向受到学生的高度评价,是最受学生欢迎的授课老师之一,曾多次被评为省部级优秀教师。离休以后,仍以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为己任。他曾受国家教委委托,在沿海六省市各大城市的大学作过17场报告,听众达10万人之多。跟时下流行的有偿报告不同,他的报告都是‘义务劳动’。所到之处,一不要酬金,二不收礼品,表现了一位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美德。”

知寒老师的境界和人格魅力可见一斑。而他的“早逝”,使中国的传统文化讲坛上少了一位大师级人物,因此是对墨学研究和思想传播的一大损失,更是亿万民众的损失:他们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更应该多多了解墨子的思想和精神。张知寒先生无疑是一位无私的最好的引路人。可惜,他走了。他的走,不仅是央视“百家讲坛”的遗憾,也为公众走近墨家增加了思想文化上的距离。

不知不觉,知寒老师走了将近10年了!于我而言,对他真正的怀念应该说现在才开始。他深藏在我心里,不一定要时时刻刻都去想念。因为过去十年,总觉得他没有离开过我们。

在这10年间,我没有忘记张老师未竟的事业:墨学的传播和张扬。2004年,中国墨子学会专门致函我所在的出版单位,希望将我们出版的《读墨余论》授权给该学会编辑重印,完成编辑出版《墨子大全》这项“有益当代、惠及后世的文化事业”。同年9月16日,我给出版社领导写了一份说明书,在报告中国墨子学会的求助征稿函后,我写了这么一句话:“鉴于《读墨余论》是学术著作,其再版后的经济效益较低,同时也为了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促进学术繁荣,望我社同意中国墨子学会的征稿求助,给予友情帮助。”社领导很快批复,并请律师写了回复该书专有出版权许可使用问题的咨询意见。同月,知寒老师的夫人、我的师母徐淑梅给我所在的出版社领导来信,称支持将贵社1999年为先夫出版的《读墨余论》编入中国墨子学会编辑、任继愈主编的《墨子大全》丛书。她说:“先夫没有留下关于他的著作权的特别遗嘱。作为著作权继承人,我本人同意,并征求儿子张洪林、女儿张雪林、张幼林、张炳林的意见,一致同意由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读墨余论》一书。”

张老师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在张老师受难时,他们的生活都很艰苦。但张家人从未抱怨过。而张老师可以说对妻子和儿女没帮过什么忙,更没为家人谋过福利,倒是帮助了很多人。他在世时,写信推荐我们去找知名专家,或者为学生为学术亲自去找别人帮忙,为我们开拓工作的新局面引路。师母说,从来没见他诉过苦。记得知寒老师身患重病期间,我去看望他,他从来没有表现出痛苦和悲观的样子,总是鼓励我们好好工作,要进取向上。要知道,从1993年到1998年去世,五年间,知寒老师先后忍受着身患肠癌、肺癌和肝癌的手术和病魔折磨的巨大痛苦,与疾病斗争。每每有些起色,我们前去探视,他总会乐观地表示:马克思不愿早早接见我。他在患病期间,坚持工作,为墨学呕心沥血。正如医生们所说:假如他配合治疗,减轻工作强度和压力,注意休息,他不会这么快走的。可是,我们都很清楚,这是知寒老师做不到的。谁能理解他心中的急切的心情?一个被活活剥夺了20年学术和教学光阴的生命,该如何把失去的时光争回来?他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用执著和坚韧完成了墨学一桩又一桩喜事。在他活着的时候,也许我们都不容易理解他,今天,在怀念的每一个日子里,我们深深地理解知寒老师,而又深深地遗憾:老师不在了!

拾起30年的回忆,搜索我从听知寒老师讲的历史文选课开始与知寒老师相识交往的20年的记忆,一股思念和感恩的情愫涌动于心怀:张老师,我们想念您!我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再读研究生,我有很多老师,我在大学教书时也有许多同行的老师和朋友,在我心里,在所有的老师里,没有哪个老师的境界能够超过张知寒老师!他是至高无上的。他不仅在学生心里有这样的地位,在他的妻子和儿女的心中同样拥有这样至高无上的地位。

曾经有一个报社的主编问我:你是山东大学七七级的学生,而张知寒老师是七八级考古班的班主任,你如何“跨入”七八级的行列?我说因为当时我的男友在七八级,自然有诸多机会与七八级的师生接触,张老师便是其中之一。他对我的关心无疑使我成了七八级的“编外”成员。今天,七八级考古专业的毕业生都很出色,他们成就斐然,在全国考古界响当当,与当年张老师的教诲是有关系的。而对过往的老师,一般都是褒贬不一的。但听过张老师讲课的人,做过张老师学生的人,对张老师的评价绝对的一致:风骨不凡,品质高尚。

写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又翻出张幼林写给我的信。张幼林是知寒老师的二女儿,我叫她“二姐”。二姐在2006年11月6日的信里用洒脱的手迹和诚恳的口吻邀请我这个曾是张老师学生、又多年在母校山东大学居住的“小妹”写一点回忆文字。她说“我们都不在爸爸身边工作过,对我爸爸在山大几年的情况不熟。想大家会理解。让我们以诚挚的心情为大家祝福。记下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姐还透露:“我们在网易上给我爸爸做了个博客。”她说准备在2008年出版一本纪念父亲的文集。她在信里表达了动我心扉的心境:“其实,我爸爸不需要溢美,我们也不要其虚名,只想让历史留下正气、正直;留下坦荡无私,勤恳为人的精神!”说得多好啊!张知寒老师一定在天国里听到了,他一定为自己的儿女有如此高的境界而自豪!

重温山东大学、滕州市和中国墨子学会于1998年7月16日张知寒老师逝世之日联合发布的悼词,不禁让人激动又感喟万千,它传达了我们想说的心里话:“先生早年饱受战乱之苦,盛年在屈辱和歧视中度过。晚年在墨学事业如日中天之际,却又癌病缠身。但先生一边以超人的毅力顽强地与癌魔抗争,一边仍执著地坚持为墨学事业奔走,其精神足以惊天地泣鬼神!”是啊,张知寒老师的人格精神与道德风范将与天地共存,永垂不朽!

2007年,高考恢复30年纪念。我是30年前的高考受益者,因此有缘在母校山东大学与知寒老师结缘。30年后的今天,我不再年轻,但生活的路还很漫长。希望在怀念知寒老师的岁月里,记住他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奋斗着是美丽的。做一个精神的富有者,努力为社会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在这篇文稿的结尾,我想告诉大家:知寒老师与数字8很有“缘”:1928年10月28日生,1948年被党组织保送到设在济南的华东大学学习,1958年沦为阶下囚,1978年沉冤昭雪,1988年离休,1998年病逝。2008年,将是他的80寿辰,又是他去世10周年纪念。愿这个带有8字的年份,带给知寒老师的不是痛苦、悲伤而是吉祥和新的生机,也捎去他在天国发来的深深祝福:子孙生活幸福,墨学获得新生,社会文明,文化教育事业繁荣昌盛。

一切将会如愿的。知寒老师,您安息吧。

(作者为山东友谊出版社编审,山东大学著名教授张维华先生的关门弟子)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