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忆张知寒先生----孔令仁  

2008-09-21 21:19:05|  分类: 老师怀念张知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张知寒先生

                                   孔令仁

1978年秋天的一个早晨,我在山东大学校园里赶着去给学生上第一节课,忽听后面有人叫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历史系考古专业的刘敦愿老师。在他身边还有一位似曾相识的男士,于是停步稍等。走近时,刘老师不失他固有的风趣,幽默地说:“我考考你,看看这位是谁?”就在我犹豫回想的一刹那,那位男士向前一步,握起我的手说:“孔老师,事隔20年了,您可能一时认不出我了。我是您的学生张知寒呀!”我一听,立即想到1958年那位被错划“右派”的活跃、勤奋、刻苦的学生张知寒了。但他怎样一下子变成一位头发半白的半老头子了呢?我立即醒悟,20年非人的摧残他怎能不老呢?我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知寒,你受苦了!”他爽朗地一笑,说:“都过去了。老师,您也不容易啊!看到您还是那么精神,我就安心了。”几句看似简单平常的应酬话,一下子使我俩拉近了距离。因为我父及夫、兄都曾被错划为“右派”,我背着“右派世家”的帽子,所过的日子是什么滋味,若非亲历,是很难体会到的。不久,在落实政策中,知寒就被调到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任教了。

有一年春节,知寒来访,说他的夫人徐淑梅自从调到山大工作后,女儿幼林、炳林,儿子洪林等姐弟也都来了,一直想邀我去他家吃淑梅做的家乡饭。这也是我的愿望,就欣然同意了。淑梅的确称得上是位不平凡的女性,凡我国传统中的种种妇女美德,她都做到了。在生活最困难时,她用一个人单弱的肩膀,担负起上奉婆婆、下抚子女、还得照顾劳教中的丈夫的重任,那是多么不容易。孩子们也个个漂亮、知礼、懂事,抢着帮妈妈做事,招待客人。与他们一家乐融融地团聚在一起,喝着普通的茶,吃着简单的饭和菜,谈着家常的话,不知不觉已到下午了。这次家庭宴会,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使我终生难忘。

一天,知寒偕同历史系古代史专业的老教授王先进老师、古代文献学专家王绍曾先生来看我。他们提出,想借助我孔子七十六代孙和时任山东省政协副主席的身份,向山大校方建议创办一个专门研究孔子的机构。其实,这也是我的愿望。当时,我就把不久前曾应邀到曲阜去参加由谷牧副总理召集的一个小型座谈会的内容向他们转述了。谷牧副总理表示想在曲阜成立一个正式研究孔子的学术机构,以便肃清“文革”中“批林批孔”给孔子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好地弘扬以孔子为中心的中国传统文化,与会者商定此机构可命名为“中国孔子基金会”。谷牧副总理根据大家的意见写了一份正式报告呈报党中央,现正在等待审批中。两位王老和知寒知此消息后都特别兴奋,认为中国孔子基金会一成立,山东大学作为孔子故乡的最高学府,成立一个研究孔子的机构是顺理成章、指日可待的事了。

孔子基金会成立后决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召开一次全国性的孔子学术讨论会。这次会议开得很成功,充分发挥了学术民主,大家各抒己见,毫无拘束。绝大多数与会者都是肯定孔子的学说的,但也有一些人对孔子的某些言说持反对态度。争论最多的有两个问题,一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二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有人认为前一句证明孔子是轻视妇女的,后一句话证明孔子是主张愚民政策的。知寒不同意上述意见。关于第一句话,他引用大量文献资料,证明孔子是主张男女平等的、尊重妇女的。他并介绍刘子衡在《孔子编年》中的研究成果,刘以为孔子说“唯女子”是特指卫灵公的宠姬南子,并不是指广大妇女。关于第二个问题,知寒说孔子重视教育事业,主张有教无类,开发民智,他怎能教人执行愚民政策呢?知寒的发言得到与会者的热烈赞赏。

我的祖母劳湘是国学大师、北京大学第九任校长劳乃宣的长女,曾任教于北京女子师范。她对孔子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有独特见解。她以为这句话除当时通行的标点外,还可有三种标点法:(1)“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康有为主张采取这种标点);(2)“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3)“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如果孔子这两句话依后面三种中任何一种标点法,就不能解释成孔子主张执行愚民政策了。在会上,我和家兄令朋对祖母的观点作了介绍,对知寒的发言给予了有力的支持。

孔子讨论会后,我和知寒曾一起向校领导汇报并建议我校应尽快成立一个专门研究孔子的机构。但这个建议却并未被校方重视。此后,知寒同志的主要研究方向就转向墨子了。他在墨子研究和推动全国墨子研究的发展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是十分显著、尽人皆知的,就不用我来多说了。

知寒同志是山大历史系的模范教师,学问好,人品更好,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很深刻的,我非常器重他。在许多方面,他是我的老师。

(作者为全国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山东省政协副主席,山东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知寒教授逝世十周年献词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