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深切地怀念任继愈老先生----幼林   

2009-08-07 09:44:01|  分类: 怀念、感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文章   2009-08-06 12:07   

   

                                                  深切地怀念任继愈老先生

                                                     一  他重守诺言

大概从我记事起,就听家里的长辈常常说起他老人家. 所以,我知道任老的名字也有四五十年了.因之,自小我就对他老人家充满了敬仰.但是,真正见到老人家,却是在1999年8月18日滕州召开的第四届国际墨学研讨会上.

 据举办墨学会议的中国墨子学会领导当时说,任先生是否参加会议,最初只是说了个活话. 他们也不知任老是否能来?天气实在太热了,既担心任老不能来参加会议,又担心任老来参加会议身体受不了。会议的前一天,任老伯由表弟颜晓文陪着8月17号从北京赶来滕州参加会议了,与会者尤其是举办会议的中国墨子学会的诸位领导,可说是高兴之至。.

事先,我和妈妈徐淑梅先生商量了多次, 是否去滕州参加墨子学会?因为国内外来滕州参加墨学会议的专家学者都是爸爸生前的好友,会上会下人们要谈起他,我们难过的心情和这个喜庆庄严的会议不是十分吻合.就决定不应邀参加墨学会议了.没想到,美籍华人李绍崑先生,携美国专家代表团参加会议,绕道我当时工作的单位曲阜师范大学专程看望我妈妈.我们在曲阜设宴招待李绍崑老先生一行,陪同美国学者参观了三孔,出于礼节,我又送他们去滕州参加墨学会议,到了滕州后,台湾香港几乎所有的专家学者都问到我妈妈.尤其是看到参加会议的学者名单还中有任继愈老先生.当即匆匆忙忙找车,把我妈妈接到墨子学会代表们住的宾馆,问清楚了任老还没有休息,我和妈妈就去拜访老人家,任老伯见了我们母女,第一句话就说:" 这次来滕州参加会议,能看见你们娘俩我就高兴了".说着,任老拿出他的数码相机给我表弟说:”你来,用我的相机给我们合张影." 记得任老还关心地问我妈妈:"张先生还有没有未完成的书稿?"他还对我妈妈说“知寒是我所有的朋友当中最为敬重的一个!他晚年可不是发挥余热,而是在燃烧自己,我们共同努力吧,将知寒未竟的墨学事业继续做下去!””我和妈妈十分感动.真为爸爸有这样的挚友而感到欣慰!

第二天,墨学研讨会正式开幕,任继愈先生提议,中国墨子学会会长曾繁仁先生主持,全体会议代表为张知寒先生默哀,以表彰张知寒先生为墨学研究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我和妈妈真是意想不到,惊讶之中内心充满了对与会的专家学者的无限感激!那次会议上还有许多朋友以各种方式向我爸爸表示了深切怀念,我们知道,人们不只是为我爸爸苦行砺己的精神感动,而是认为墨学精神又大力张扬的必要啊!

任老伯在第四次国际墨学研讨会上首先作了重要发言,他说,墨子里籍是滕州,已经不需要再讨论了,以后将不再作为墨子学术研讨会议的议题!紧接着他又进一步阐释了墨子的理论和主张对当前中国与世界的意义!指出墨学研究在21世纪的前景和方向。.

大热天的, 颜晓文弟陪着八十岁高龄的任老伯来滕州参加会议,是要承担责任的。也可能是晓文弟工作太忙了,会议第二天,任老伯由表弟颜晓文陪着提前离会了,他们绕道峄城回北京,顺便参观任老伯幼年时曾经住过的地方----峄城。临走前,大家都到大厅里为任老先生送行,我也在其中.任老伯突然问我:“我回北京后怎么给你联系啊?”当时,我也不动脑子脱口就说:"任伯伯您太忙了,等我以后会经常看望您老人家的,我可不敢麻烦您啊.”迂拙的我只想别麻烦老人家.忘了老先生相机里有他老人家和我们娘俩的合影照片啊,老人家是不是给我寄照片?哎呀,我想起来了,车开走了.那个时候我要有手机,给表弟发个短信告诉他老人家我的地址,不就什么事情都好办了,那时候,我没有手机,大家也都没有手机。我不是不想给他老人家交往, 老人家的时间太金贵了!后来,几次去任伯伯家都不好意思提起照片的事,怕给老人和他的家人添麻烦,可我内心里是多么想得到那张照片呀!

第二次见任老伯,是2001年7月16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五届国际墨学研讨会上,他老人家给我和妈妈也有一番亲切地长谈,他谈了很多,我记得是要完成知寒先生最后的遗愿出版<墨子大全>,他还说,这才是对知寒先生最好的纪念------

任老不仅主持了第五届国际墨学研讨会,就连第二天的专家学者分组讨论会他也亲自参加,以表对会议的重视.说是旁听.到了会议就餐的时间,老人家就拄着拐棍地走了。我知道他老人家是怕打扰与会代表。

在任老亲自主持下,由他主编的<墨子大全>于2004年底正式出版了。但是,我发现在他老人家生前所列的出版的著作名录里却只字不提,曾经主持出版<墨子大全>。任老伯为墨学事业做出那么多的贡献,却不事张扬.这种精神是墨子的精神!“将墨学事业发扬光大才是对知寒的最好的纪念”任老伯确实是一位信守诺言的人。

                                                    二    他重视友情

任老伯和冯仲云先生夫妇应邀来山大参加校庆,据应邀者告诉我们说,初请两位老人来济南参加校庆时,两位老人拒绝了,后来邀请者说:二老顺便看望张知寒先生的夫人,他才应然同意来济南参加校庆活动。任老伯上车之前一再给邀请者说:“这次去济南谁也不看望,主要去看望张知寒先生的夫人。”不巧的是,那一天妈妈患了重感冒,不能去见任老伯和冯伯母,也不好邀请他们到我家里来做客,主要是怕传染二位老人感冒,妈妈就派我们姐弟几人去二位老人下榻的宾馆,看望他们.往事历历在目!写到这里,让我无限伤感,又怎能不怀念二位老先生呢?

过了一段时间,妈妈拿了一盒咖啡,带着爸爸的学生,去北京回访任老伯先生夫妇。任老伯问我妈妈:“您还有什么困难吗?山东大学对您怎么样?”我妈妈说:“我没有困难,我也是离休干部,山东大学对我挺好的,您老看看,这是知寒的学生,工作还没有安排好,也是知寒生前的心事。”在任老的关照下,爸爸的学生调到北京图书馆出版社,最能发挥她专长的地方工作去了.事后,任老打电话把这位学生叫了去,任老说,把你的咖啡拿回去吧.我用不着。学生不好意思地说:"这不是我的,是师母送给您老人家的。”任老说:”那你就拿回去送给你的师母吧”刚才我在网上看到,有不少人对任老的评价其中一条是:任老把提携年轻人当作自己的本分!从山东往北京调动工作,据说是比办绿卡还难.任老伯帮助我爸爸,连我爸爸的学生都帮助,且不让学生报答他。我没问任老伯究竟为什么?但是,在我爸爸那里,我早就找到了答案:他们这些老知识分子共同的特点就是爱才惜才!我爸爸提携年轻人也是不遗余力,帮助解决了难题后,年轻人感谢他,他会很难过。唉! 爸爸说:“你看,他这不成了买我的廉价劳动力吗,我帮助他,也不是为了图他的东西,还是友情为重啊.相反,别人不答谢他,到我们家里见饭就吃,见到喜欢的物品就拿,他还高兴呢, 在他看来,一切都是身外之物,(除了书以外),在经济上他和朋友从来不斤斤计较,他甚至说我的就是大家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吗.我帮助他们是希望他们生活好,不希望他报答。”一位年轻人,一次买了几斤鸡蛋来我们家,我见爸爸给他说,你家里有老人和孩子都需要钱,我们老俩口没有经济负担,以后到我这里来不要买任何东西.要买东西就不要来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吗。爸爸和任老伯颜道岸等老先生之间没有过物的交往,他们只要在一起,就滔滔不绝如醉如痴地谈,谈中国文化的发展趋势和墨子的思想如何普及.这是老一代知识分子的共同特性.

2005年5月我们去任老伯伯家拜访,征求老人家的意见,为我爸爸出本纪念文集。任老伯说,<墨子大全>出版了就是对知寒先生最好的纪念,他提议让我们将我爸爸当年的《中医妇科识要》重新整理出版.他不仅多次捎信,还写信给我们说“如果出《中医妇科识要》的钱不够,我可以算一份”任老伯还给《中医妇科识要》题写了书名。我们总觉得爸爸有很多资料散放各处,搬家丢了可惜,出文集保存资料,保存下老一辈的友谊和我爸爸的心血.任老认为这些资料当时有人看,时间长了就没人看了.医学书籍惠民利民长长久久地都会有人看。

我爸爸妈妈和任伯伯冯伯母的照片就在我的案头,任老伯和我爸爸共同弘扬墨学思想的事很多很多。在此不能一一。

我无比怀念任老伯,愿他和季老羡林先生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