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论“鲁班巧人”之巧及其意义---朱传棨  

2010-06-17 00:20:19|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鲁班巧人”之巧及其意义
浏览次数:1 阅读权限:游客身份 花费会员币:0 添加时间:2010-2-23 16:58:20 提交会员:admin

  作者:朱传棨

鲁班是墨家“服役者百八十人”中非常出众的姣姣者,其社会历史影响也是久远不衰的。但是学者对鲁班的专门研究,既为罕见,又不深入,多是从属于研究墨子思想时论及。事实上,鲁班及其之巧,至今仍是优质工程最高奖项标志性的命名。青藏铁路两处标志性的建筑、拉萨火车站和拉萨河大桥荣获建筑行业最高奖,称之为鲁班奖。鲁班奖是我国建筑行业创立的最高荣誉奖。由此可见,鲁班之巧的社会历史影响之久远,是墨家集团中最为突出的,故史称鲁班为“天下之巧王也”。
                                                                    一

鲁班是墨子“工肄”集团中的重要成员。他在年龄上虽然稍长于墨子,但他们二人却是同生活于一个时代和一个地区(鲁国)的人。所以说,墨子的里藉也就是鲁班的里藉。清人孙贻让在其《墨子闲诂·墨子后语上》中说:“墨子名翟,姓墨氏,鲁人或曰宋人。案此,盖因墨子为宋大夫,遂以为宋人。以本书考之,似当以鲁人为是。”同时他批评了毕沅关于墨子里藉在“鲁阳”的观点。他接着说“毕武亿,以鲁为鲁阳,则是楚邑。考古书无言墨子为楚人者,《渚宫旧事》载鲁阳文君说楚惠王曰,墨子北方贤圣人,则非楚人明矣,毕武说殊谬。”《淮南子·?论篇训》说:“总邹鲁之儒墨,通先圣之遗教”,也可说邹鲁之鲁并非鲁阳,而是鲁国。当代已故墨学专家张知寒教授在前人关于“墨子为鲁人说”的研究基础上,依据梁启超的《墨子学案》、钱穆的《先秦诸子年系》、王献唐的《炎黄氏族文化考》、童书叶的《春秋左传研究》、方授楚的《墨子源流》等大量研究文献,以及他本人的实地调查,从墨子的身世、墨子思想学说的渊源、墨子科技思想发展的渊源和墨子当时的社会生活习俗等四个方面,进行了深刻翔实地分析和论证,得出了有力的结论:“墨子为小邾娄国境内‘滥邑’人”。据《春秋·左传》记:“昭公三十一年冬,墨肱以滥耒奔。”此后“滥”为鲁国的下邑。邾国及其‘滥邑’,均在当今滕州境内。任继愈先生曾说,墨子里藉有此定论,鲁班里藉亦为当今滕州。

从《墨子》这部书现存五十三篇的主要内容看,公输般是墨子研讨、辩论的主要对象,而且论辨的问题相当宽广,既有技艺与政治、技艺与战争方面的重要问题,也有技艺与社会发展、技艺与生产生活方面的问题。这在《所染》、《法仪》、《非攻》、《非乐》、《鲁问》、《公输》以及《备城门》以下诸篇,都能得以充分说明。《经上》、《经下》、《经说》等篇中的科技原理,实际上是以公输般为代表的墨家技艺实践经验的理论升华。也就是说,《墨经》中几何学原理:“端”、“中”、“方”、“园”、“形”等,应是木工使用的“墨线”、“三角尺”、“钻”等工具及其实践经验的理论升华。由此说明,公输般在墨家“工肄”群体中的显著地位和重要作用,并进而说明墨子与公输般之间的关系甚密,他们关于工艺的研讨与辩论之所以频繁与宽广,其内在因缘就在此。因此说,墨子的出生地,也是鲁班之出生地。鲁班出生于当今滕州境内,墨子的故里同样也是在当今滕州境内。
                                                                         二

纵观墨家学派兴衰的历史看,汉代之后墨家学说的根本宗旨和进步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等主张,虽被罢黜而中绝,但作为墨家学派以鲁班为代表的科技思想、特别是工艺技能,对历代社会生产生活的影响是深刻的,而且一直延续至今。因此,对墨子和鲁班关于工艺技术的看法,要作简要分析与比较,笔者认为,墨子和鲁班关于技术工艺观方面,存在着细微差异。
墨子作为墨家学派的创始人,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思想家、科学家、教育家,他所创立的学说,在先秦时代与孔子创立的学说并称“显学”。而鲁班是墨家学派“工肄百八十人”中的重要成员,是与庶民的社会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工巧之人”。因此,他们对待工艺技能及其社会作用的看法是有别的。墨子对技术创造的目的和使用,着眼于服务和服从于其学说的根本宗旨,是作为“兼相爱、交相利”、“非攻”、“节用”、“耕柱”等主张的具体支撑与载体。因而他注重“兴利”,强调“节用”。鲁班对工艺技能及其制造物,则着眼于具体的实用,注重制造物的技巧与耐用,甚至对制造器物的成本也很少考虑。墨子对于一切设计与制造,都要以“兴利”为基本目标和衡量制造物好与不好的准则。在《节用上》中说:“圣王为政,其发令兴事,使民用财也,无不加用而为者,是故用财不费,民德不劳,其兴利多矣。”墨子不仅注重“兴利”原则,同时还要求制造的器物“加轻”,即“轻便”原则。他以圣王施政制造出符合“加轻以利”原则要求的兵器为例,说明“兴利”的目的和“轻便”的原则要求。在《墨子·节用上》中说:“凡为甲盾五兵加轻以利,坚而难折者,芉?不加者去之。其为舟车何?以为车以行陵陆,舟以行川谷,以通四方之利。凡为舟车之道,加轻以利者,芉?不加者去之。凡其为此物也,无不加用而为者,是故用财不费,民德不劳,其兴利多矣。”从最后一句看,墨子认为设计制造器物,不仅要注重“加轻以利”的原则,还强调“节用”,而所谓“用财不费”。《墨子·节用中》就是一篇研讨车船设计与制造如何坚持“节用”原则和具体要求的文章。其中说:“是故古者圣王,制为节用之法,曰:凡天下群百工,轮车、鞼匏、陶、冶、梓匠,使各从事其所能,曰:凡足以奉给民用,则止。诸加费不加于民利者,圣王弗为。”墨子认为,只有去“无用之费”,才能实现“圣王之道”,以达到“天下之大利也”。墨子的“节用”思想,不仅是设计和制造器物应遵循的原则和要求,也是对世俗奢饰豪华之风的严厉批判。鲁班关于技艺及其制造器物的社会作用的视野,不如墨子之宽广,过多于关注制造物的具体实用,强调器物的美巧,故史称鲁班为“天下之巧王”也。

上述墨子与鲁班在技艺及其社会作用观之差别,可否以“智者”与“巧者”之别作进一步说明。在《周礼·考工记》“总叙”中曾说:“知者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谓之工。”知者不仅具有一定的技术知识,而且在文化素养上也是出众的。是属善于设计的智者;“巧者述之,守之世”,是按照设计方案制造器物的巧工。“巧者述之”就是照着知者对器物的设计之道从事制造所设计的器物,故属于“述”者。述者多为师徒个体之间传授工艺的,是为“守之世”。《荀子·儒效》篇中曾说:“工匠之子,莫不继事。”就是说明述者守之世“知者”与“巧者”之别,也就是设计者与制造者的分工区别。史书曾有“巧拙之辩,墨子大巧”之说。事实上,在墨家“工肄百八十人”的这个庞大的手工劳动者群体中,有两个层次方面的分工。其中少部分人是属于“知者创物”的设计者群体,墨子是其中主导人物;大多数属于“巧者述之”的制造者群体,鲁班则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从《墨子》书中的主要论述看,当时墨家制造的任何生产品都是集体协作的产物。故有匠人、轮匠、车者、舆者等不同工肄。在《吕氏春秋·审为》篇和《淮南子·修务训》篇,都记载了墨子止楚攻宋的重要历史事件,并就“云梯”之辨,得出“公输之失,墨子之得的结论。在《墨子·公输》中,也确实有“公输盘服”的记载。但是,如何看待这个“结论”内涵的实质呢?笔者认为,不能把这个“结论”的内涵理解为墨子与公输盘是对立的,更不能理解为“胜者”与“败者”之分。而应理解为“知者”与“巧者”由于协作分工不同,因视野不同而造成的差异。墨子与公输盘关于“云梯”及其社会作用的研讨与试验。反映了墨家工肄群体中对制造物的研究与试验工序关系,反映了墨子与公输盘对制造器物“知”与“巧”的差别关系,而不是“胜”与“败”的对立关系。
                                                                            三

鲁班被史书称之“天下之巧王”。虽有其自身技能决定之,更有其历史发展和墨家科技思想特征的必然性所致。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国科学技术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时代。在春秋战国社会大变动之际,生产力也空前发展,百家争鸣空前兴盛,各种学术思想获自由发展,各种学派林立。但只有墨家的科学技术思想的成就远远高于包括占主导地位的儒家学派在内的其他学派。究其原因,不能不说是由于墨家群体自身特点决定的。墨家群体完全是由从事工艺的能工巧匠组成的,是当时获得大发展的手工业者集团。鲁班是其中一名重要的杰出成员。因为他的工艺技能达到了“巧”的水平。但是,要比较系统的阐明鲁班技艺之巧,就不能脱离《墨子》全书的记载去研究,应该说,研究鲁班技艺之巧的资料,也是研究墨子科技思想的资料。为此,笔者认为,鲁班技艺之巧的主要方面有:

第一,强调器物的设计与制造必须依于“法”,这个“法”就是矩、规、绳、悬、水等规定的数。墨子论说天子、诸侯治理国家,必须以法仪为准绳时,曾举出百工皆依法以说明。在《墨子·法仪》篇中记载:“天下从事者不可以无法仪,无法仪而其事能成者无有也。……虽至百工从事者,亦皆有法。百工为方以矩,为园以规,直以绳,正以悬。无巧工不巧工,皆以此五者为法。巧者能中之,不巧者虽不能中,放依以从事,犹逾已。故百工从事,皆有法所度。”这里反映出以鲁班为代表的“百工”制造器物的功法,其中“规矩”是最基本的,是制造任何器物必须遵守的,也是制作出的器物是否“巧作”的准绳。所以在《墨子·天志上》中载有:“轮匠执其规矩,以度天之方园。”《孟子·离娄》篇也载有:“离娄之明,公输之巧,不以规矩,不能使人巧。”鲁班之巧强调工依于五法,以及在具体制造器物中的运用,是具有普遍的社会效应。关于这一点在《荀子》与《韩非子》中可以见到,如“圜者中规、方者中矩”。“巧匠目意中绳,然无以规矩为变,”这样的记载在其他古书中也能见到,说明在手工制造业中,依于“规矩”是普遍的,从而说明规矩在制造器物中的重大作用。由于严格依于“五法”进行制造器物,所以制造出来的器物都是“工巧”的,人们使用起来,既美观又舒适。在《墨子·节用》篇曾说:“车为服重致远,乖之则安,引之则利,安以不伤人,利人速至,此车之利也。”由此说明生产出来的器物之工巧,不仅器物在自然形态上是美观的,而且器物在人文内涵上,它让人使用起来感到是舒适和轻便的。鲁班之巧之所以影响至今,与此是有关的。

第二,重视机械原理的确立。在墨家百工制造各种器物的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对确立机械原理的重要性,也是以鲁班为代表“巧者”所关注的。如《墨子·备穴》篇关于“颉皋”(即杠杆)制作方法的经验,《墨子·备城门》中关于“悬门”、“转身机”、“籍车”等等守城设施之设计和制造的经验,特别是《墨子·备梯》中关于“云梯”的制造和使用的论辨,都需要进行总结,制定出其机械原理,加以记载,以助传播和运用。清人俞樾在为孙贻让的《墨子闲诂》作“序”中说:“墨子维兼爱,是以尚同。维尚同,是以非攻。维非攻,是以讲求务御之法。近世西学中,光学、重学、或言皆出于墨子,然则其备梯、备突、备穴诸法,或即泰西机器之权舆乎。”这既是对墨家科技思想的总结,也是对墨子及其门生弟子重视机械制造的赞扬,而鲁班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关于“云梯”和“木鸟”的设计和制造,其机械原理思想是丰富的和科学的。制造云梯,就涉及杠杆、滑动、滚动、车梯构造等机械原理。

如对“桔槔”机械原理的论述是比较深入的。“桔槔”即杠杆原理的发现是一种减轻人的劳动强度的重要事件,《墨经》中的解说是全面的。在《经说下》中:“负,衡木,加重焉而不挠,极胜重也。右校交绳,无加焉而挠,极不胜重也。”这是对“桔槔”制造原理的说明。“桔槔”的制造一般是用一直木立于地上,再用一横木联结在直木的上端,即称之为“衡”,衡与直木的交点应偏近于衡的左端,使交点左边木短而交点右边木长,短端称“本”,长端称“标”,标长就重,本短就轻。重者必下垂,轻者则上挠,下垂是俯,上挠是仰。这就杠杆原理及其应用。“桔槔”得以应用的关键在于“木短标长”,在于支点位置适宜,保证了“标端”重力力距能胜过“本端”与所系器物的重力合力距,故称之为“极胜重”。

再如,关于滑轮装置的机械原理,《墨经》中也有记载。关于滑轮装置的应用以及升降物的机械原理,《经下》记载:“契与技板,说在薄。”依据孙贻让辨析,此句应为“絜与收仮说在权”。“絜”指用力把重物向上提升,“收”指自下拽之。故絜与收这两种动力是相反的。《经说下》则作进一步说明:“絜有力也,引无力也。不正(谭介甫辨析‘正’字应为‘必’字),所絜之止于施也。绳制絜之也,若以椎刺之。絜,长重者下,短轻者上,上者愈得,下下者愈亡。绳直权重相若,则止矣。收,上者愈丧,下者愈得,上者权重尽,则逐絜”。这里说明了滑轮这种机械数构件和装置原理,以及应用的基本方法。其中装置滑轮的关键之一,就是在“权”上,“权”的装置如何可产生三种情况,即‘权比物重’、‘权与物等重’、‘权比物轻’,这三种情况的运动,是由提升重物或下降重物的实际应用决定的。

鲁班制造云梯和木鸟和悬门不只涉及到杠杆和滑轮机械原理,还涉及其他机械原理。作为木工鼻祖鲁班的多种技能经验之理论升华,在《墨经》中的反映也是多方面的,是需要我们要进行认真发掘和研究。

第三,注重对制造器物的模拟试验。鲁班与墨子一样十分注重对制造出来的器物进行模拟试验,检验器物能否达到设计的预期效果。墨子与鲁班关于“云梯”的效用之演练,就是一次很典型的模拟试验,《墨子·公输》记载墨子止楚攻宋的过程,就是建立在墨子与鲁班关于“云梯”效用的模拟试验之上。公输盘,即鲁班应楚国之聘为楚国制造了云梯,将以攻宋。墨子闻子,行程十日十夜而至于郢,与公输盘论争攻宋是不当的,“宋何罪之有”。并进一步与楚王论说不可攻宋。但楚王相伩鲁班为他制造了云梯,必能取宋。“于是见公输盘,子墨子解带为域,以牒为械,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子墨子九距之,公输盘之攻械尽,子墨子之守圉有余。公输盘诎,而曰:‘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子墨子亦曰:‘吾知子之所以距我,吾不言’。楚问其故,子墨子曰:‘公输子之意,不过欲杀臣。杀臣,宋莫能守,可攻也。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已持臣守圉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虽杀臣,不能绝也’。楚王曰:‘善哉!吾请无攻宋矣’。”《墨子·公输》记载的这段墨子与公输盘和楚王的对话,既有哲学层面的意义,更有科学技术史层面的重要意义,因为公输盘和墨子实施的攻防演示,具有对科技器物进行模拟试验的典范意义。因此,鲁班不仅有高超的工艺技能,制造出“加轻以利”的器物,而且开创了对新制造的器物进行模拟试验的先河。这在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当前,对鲁班之“工巧”的发掘与探讨具有现实意义,它给我们的主要启迪是:第一机械设计和机械制造原理的出现和确立,是技术创造和制造实践发展的结晶,没有机械制造实践的活动,就没有机械原理的创立。机械制造实践的活动,原于社会生产和社会发展的需要,要满足人们的生产生活和精神需要,就必需提高制造技能和生产出美巧好用的器物。第二,社会经济发展和社会政治进步,离不开科学技术的运用和发展,社会发展和需求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原动力,科学技术的运用和发展,又推动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二者之间是良性互动的。第三,鲁班对社会技术发展的影响至今而不衰,原于它代表和反映墨家工肄群体的技能及其制造活动的根本目的,首先是为了满足人们的生产生活需要和推动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子墨子与公输盘对“云梯”及其效应的研讨,就是为了社会的和谐发展,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大发展,以达到墨家变革社会政治制度,实现“兼相爱,交相利”的根本宗旨。然而由于历史发展的复杂原因,墨家的科学技术思想,虽然未能得到发展,但其科学技术思想的精华,却以鲁班大名的形式得以弘扬,是值得认真研究的重要课题。

参考文献

1.孙贻让:《墨子间诂》,见《诸子集成》第四册,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版。

2.王先慎:《韩非子集解》,载《诸子集成》第五册,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版。

3.高诱:《吕氏春秋》,载《诸子集成》第六册,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版。

4.王先谦:《荀子集解》,载《诸子集成》第二册,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版。

5.高诱:《淮南子》,载《诸子集成》第七册,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版。

6.张知寒:《墨子里籍考论》,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