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记墨学教授张知寒----王少元  

2010-06-17 15:02:14|  分类: 新闻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学教授张知寒

王少元

90年代初,全国墨子学术研讨会的召开及中国墨子学会的成立,在海内外引起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这虽有学术演进和经济变革的深刻原因,而促成这一重大变化的重要契机,不能不首先归功于中国墨子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法人代表张知寒先生。

张知寒教授发现了“岗上文化”遗址

张知寒,1928年出生于山东滕州市。解放战争时期怀抱救国救民热忱,投笔从戎,参加革命。解放后,放弃了将军梦,做起了陶行知梦。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时值童书业、杨向奎、王仲荦等著名史学家在此执教,张知寒如鱼得水,刻苦钻研起历史。他从大学一年级起便开始在报刊上发表文章。1955年在张知寒先生的人生道路上是个灿烂的时节,这一年他利用假期在家乡进行考古调查,发现了滕县岗上村史前文化遗址。山东大学组织了考古队在岗上村进行实地发掘,充分证实了这个遗址在考古学上的重要价值。由于这一重要发现,引起了考古学界的高度重视,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给张知寒寄来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亲笔信给予鼓励,王献唐先生更给予多方面的关怀和指导,华岗校长也给予很高的褒奖。在他春风得意之时,不料晴天霹雳,他竟遭诬陷,被错划为右派,又因对抗审查而锒铛入狱。

“墨学”专家还是个挺高明的老中医

张知寒成为一位“墨学”专家不是偶然的。回溯先生的人生历程,先生的品德、精神早已与墨子神交已久。墨子讲“摩顶放踵,利天下而为之”,“席不暇暖,突不暇黔”的“兼爱”精神,张先生在尚未成为“墨学”专家时早已付诸实践。

他被打成右派,身陷囹圄,学问是搞不成了,但他并未坠青云之志。1962年10月劳教解除,遣返回乡,他泰然处之。在乡下16年间,他看到农村缺医少药,便学起了家传的中医。他凭着渊博的知识、深邃的思想、超人的钻研精神,很快掌握了中医的理、法、方、药,特别是对妇科学和医药史情有独钟,颇有见解。他义务行医十几年,从未收过别人一分钱。经他诊治痊愈的病人不计其数。到如今他已成为“墨学”的专家,仍有很多慕名的求医者。他将这段行医实践加以总结,后来出了两本很有份量的书,一本是《中国妇科识要》,已刊载于《滕县志》、《枣庄市志》;一本是《中国医学史精华录》,曾获国家教委、文化部颁布的1987年优秀图书“金钥匙奖”(一等奖)。

传道授业,教坛劳模

1978年张知寒重返山东大学。他没有怨言,没有随遇而安,而是像当年的墨子一样,传道、授业、教书、育人,“强聒而不舍”。他当过山东大学历史系78级、80级两届本科班的班主任,带过一批研究生,深受学生的尊敬和爱戴。他注重教书育人,要求学生立德、立言、立行,全面发展。学业上,他善于引导,把学生过剩精力,重点放在学有专攻上。他根据那时史学界百废待兴的现状,每人一个主攻方向。然后带着问题去调查访问,翻阅史料,一旦自圆其说,形成文字,他就向外推荐发表。这一招果然灵,非但学生的纪律井然起来,更重要的是在集体中形成一种浓厚的学术氛围。4年下来,全班学生都有文字付梓,75%的学生在国家二级以上的单位发表过文章。在生活中,他更像慈母一样爱护他们。他的家就是学生的家。吃,住,用东西,有困难花钱,随便。先生的老伴笑着说:“他要是有个头痛脑热的身体不舒服,只要叫些学生来保管就好。”因为学生一来,他就干这干那,讲这讲那,精神抖擞得像个年轻人。

由于他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曾先后两次评为“山东省秀教师”、一次“全国教书育人先进教师”。1987年1月山东省教育厅与山东省教育工会联合签发1987年1号文件,号召全省大学教师向张知寒教授学习。同年被选为山东省出席第三次全国教代大会唯一的大学教师代表,并被选为中国教育工会全国委员会委员。

1988年,他离休后仍然参加了国家教委和省委组织的“优秀教师演讲团”,报告50余次,听者达7万人次。他无论到哪里演讲,都做到“三不要”:即不要酬金,不要招待,不要纪念品,表现了一个人民教师的崇高情操。

老夫喜作黄昏颂

张先生做学问把“经世致用”放在首位,文章“合为时而作”。近年世界风云变幻,战事频仍。国内趁改革开放之机,“虐人害物,贪利嗜势”的沉渣泛起,给社会带来极坏影响。他虽退而赋闲,但深感焦虑,位卑不敢忘忧国。他从个人20多年的坎坷遭遇中体会到,当今世界亟需“兼相爱,交相利”。他决心弘扬墨子学说,以辅世拯民、补偏救弊。他弃自己早已轻车熟路的孔子研究、文献学研究、《史记》研究,改道研究“墨学”,硕果频出。他深入研究墨学思想,尽心竭力宣传墨家思想,终日像墨子那样“席不暇暖,突不暇黔”,“上说下教”,“偏从人而说之”,“强聒而不舍”。1991年他主持筹办了首届全国墨子研讨会,1992年,他又主持操办了首届国际墨学研讨会。他考证的墨子为小邾国滥邑(今滕州市)人的结论,揭开了墨学研究上的一个千古之谜。他主持编写了三辑《墨子研究论丛》,成为当今墨学研究的集大成之作。他倡议山东大学和滕州市联合成立了“墨子研究中心”。目前正在为筹建“国际墨子研究中心”,出版《墨子大全》四处奔走。多年积劳成疾,1993年4月,他被诊断为结肠癌,并做了手术。张先生以惊人的毅力和达观坦荡的胸怀战胜了病魔。见到记者,他说:“跑断了肠子才是墨子的门徒,我还有好多节呢。”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还像不知疲倦的车子转动着。今年秋天,他受美国知识界、文化界的邀请,行将前往访问讲学。“弘扬墨学精神、维护世界和平”,是他最大的心愿,他要把墨子的“兼爱”、“非攻”精神传播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问及先生的平素生活,其亲友们说:“先生以简朴自律,洁身自爱,严于律己,宽厚待人,平时爱好书法,喜欢京剧。不好肉,很少菜,每顿以大海碗的稀粥过活。一张床用了20多年不让换,但也没存款。”墨子不是主张“节俭”吗?看来先生事必躬行自践,墨子精神已渗透于骨髓矣!(本文刊登在1995年第6期《山东画报》;作者现为山东电子音像出版社副社长、总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