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我印象中的知寒哥---任洪钧  

2010-06-17 16:15:13|  分类: 亲人的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印象中的知寒哥

                            任洪钧

我们家和知寒哥家是前后邻居,多年来,父辈们之间一直是互帮互助和睦相处。我童年的时候,常听老人们讲大哥幼年聪慧过人、勤学好问的故事。那时,知寒哥正在青岛上大学,乡亲们对他很敬佩,都把他作为我们村里的骄傲。

知寒哥被错划为“右派”后,于1962年回到老家。乡居其间,尽管他戴着莫须有的“右派”帽子,生活非常困难,但他依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处于困境中的人们,他乐善好施的事例不胜枚举。此外,他非常重视教育,在他的鼓励下,失学在家的张宝鲁、屈恒明、张宗新等人,坚持学习,后来都走出了农村。

1965年寒假,知寒哥把我、顾文章、张钦亮、张自立等几个在七中上初中的学生召集起来,对我们说,他想利用寒假时间为我们讲一讲马列主义哲学。我们听了都非常高兴。学习的地点就在大哥家里,三间空荡荡的旧草房常被大哥打扫得干干净净。每天晚上我们几个坐在床沿上听大哥讲课,课本就是艾思奇编著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大哥讲起课来,声音洪亮,引经据典,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灯灭了,摸黑讲;口干了,大哥就把竹皮保温瓶的水倒进搪瓷缸子里,凉一会,然后就咕嘟咕嘟地喝上几口接着讲。大哥在讲哲学的同时,还为我们选讲了《史记》和《古文观止》上的文章。他勉励我们要做“猝然临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大勇者。在那些日子,我们每晚都要喝干一壶水,熬干一灯油。当时我就想,世上哪有这样的“右派”,背着黑锅,忍着伤痛,还义务宣传马列主义。

还有一件事,也令人同样不能忘怀。1970年秋,我正在龙阳五七中学学习。一天傍晚,我姐夫急匆匆地跑到学校告诉我,父亲在人民医院检查时被留下住院观察。第二天一大早,我跑到大哥家告诉了父亲的情况,大哥二话没说,把饭碗一推就同我一起上路了。来到路口,我想去买汽车票,大哥坚决不同意,他说:“到滕县只有18里路,我们两个说话啦呱一会就到了,别花钱了,还得等车。”在路上,大哥对我说:“二叔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住院观察不是好兆头,你要有思想准备。但无论怎样都不能影响了学习。”到了医院,大哥先到病房里看望我父亲,并安慰了一番,然后就去找内科的邵主任,请他组织大夫会诊。大哥对邵主任说:“我这位表叔是长工出身,没过好日子,两个表弟都正上着学,请你全力救治。”

忙乎了一中午,到了吃饭的时候,我想和大哥一起吃顿饭,大哥坚决不同意,他说:“二叔的病挺重,你我的心情都不好,省点钱看病吧;再说,你下午还得上课,我回家吃。”我和大哥一起又走了回来。路上,大哥又一再劝导我,生怕影响了我的学习。

物换星移,不知不觉中知寒大哥离开我们已经近十年了。十年来,我常和熟悉他的人谈起他,谈起他诲人不倦的师者风范以及待人以诚、助人为乐的长者情怀。私下里我想,知寒哥之所以能够成为上个世纪末复兴墨学的核心人物,他倡导的墨学研究事业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么多人的支持和帮助,除了他渊博的学识以外,还和他高尚的情操密不可分,是他的人格魅力感动了大家、鼓舞着大家。这是他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应该好好地记取和发扬。(作者原为滕州市二轻局办公室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