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侠骨柔肠张知寒----李毅  

2011-07-23 14:54:11|  分类: 新闻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侠骨柔肠张知寒

李毅

鲁迅说:墨子是中国的脊梁。

汉代。墨学式微。百家争鸣论坛上的苦修者飘然隐入江湖,成为中国的侠。

千年大浪淘沙。有人以为墨子、墨家、墨学就这样消弭于无形。后来,有一个人,在“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李白身上,在“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杜甫身上,在“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身上,在勤俭刻苦、强力从事、损己利人、见义勇为的中华民族身上,看到了两千多年前那个舍命疾行的身影----墨子!――他热泪盈眶--他明白了什么是中国的脊梁!

他,叫张知寒,中国墨子学会副会长、法人代表。

鲁南滕州,顾家庙、旗杆门

提起鲁南滕州,提起顾家庙、旗杆门,老辈的滕州人还能指点你几座萧索的院落。你看了,会想到当年,那该是一座名门望族的府第。清乾嘉年间,滕州名宿黄来麟、黄来晨、王东槐、满德坤、王成山等都是张家的门下弟子。

1928年秋,有一股土匪窜到顾家庙,烧毁了房子,打死了9个无辜的村民,全村不论穷富,均被抢掠一空,村民四处逃难。张传生一家逃到田庄地主田学干农忙时使用的闲院住下。就在这年10月,张家在这里生下了个男孩,起名振衡。

这位生于忧患之中、遍历人间艰辛的张振衡,就是现在的山东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墨子学会副会长兼法人代表张知寒先生。

1938年,振衡就读的顾家庙的小学堂被日寇炮火轰倒了,又因为不愿接受日伪政权的奴化教育,学堂停办了。振衡的父亲传生公自任学东,成立了一所私塾学堂,让振衡及村中子弟跟伯父张敬斋(高熙喆翰林的高足)及张振阁、陈庆燧等先生读四书五经和《梁昭明太子文选》。虽然滕州城在日寇的炮火声中震颤,但孩子还是在这所中国最传统的小学堂里找到了属于他的快乐的童年。

那一枪使我离开了政界

1945年底,八路军解放了滕州,将军梦使他投笔从戎,毅然参加了革命。在被反动派通缉的日子里,党把他的名字改成“张知寒“,取其不要忘本,并像松柏那样战胜严寒,去迎接温暖的春天之意。然而,当这个名字陪他走过了大半生之后,他才发现:“知寒”真是尝尽了人间的风雪严寒。

就在张知寒踌躇满志的当儿,他的人生之路发生了一个大转折,用他的话说:那一枪使我离开了政界。

1951年春,“打老虎”的风声正紧,那时的张知寒正在滋阳县任文教助理员。一天,他正拿着饭盒去打饭。路上遇到了一位好友,他脸色很不好,问张知寒能否跟他谈谈。张知寒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以为5分钟总是可以等的,于是他让好友在弟弟屋里(弟弟与警卫员合住一屋,此时两人都不在,警卫员的枪放在床上)等他5分钟买完饭,边吃边谈。

就在张知寒排队打饭的时候,听到一声枪响,从弟弟的住处传来。他悚然一惊,穿过呆立的人群,向弟弟的宿舍冲去。门关得很严,屋里是血和脑浆,好友斜躺在床上,眼是睁着的。

45年了那声枪响十分切近,十分响亮。他说不清是后悔还是恐惧---5分钟,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后来得知好友在开会时受到批判,被指为贪污。这个老实人从来想不到斗争是这样残酷,当他知识分子的自尊被无情践踏时他崩溃了……

而这个纯洁的人走投无路的自杀被指责为叛党。

张知寒愤怒了,他无法容忍对事实的歪曲与对人性的践踏,他拍案而起,指责那些人是“凶手”。

1953年,政府号召青年干部报考大学。在那双绝望的眼睛与振聋发聩的枪声中,他想起了与父亲关于“立德、立功、立言”的争论。后来的张知寒先生忆及此事说我是在不懂政治的时候搞了政治----于是,他捧起了书本。

1954年夏,张知寒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山东大学历史系。

树欲静而风不止

这时的山东大学,可说是山大历史上的黄金时代。仅历史系就有八位蜚声国内外的著名学者任教,陈同燮、黄云眉、郑鹤声、张维华、童书业、杨向奎、王仲荦、赵俪生并称历史系“八大教授”。张知寒得以师事这些名师,真是欣喜若狂。

1955年夏,他利用回家乡度假的机会,用所学的考古知识进行社会调查,他以古老地名作为寻觅先民足迹的线索,来到滕县城东九公里外的岗上村。从村东小河的两岸,发现了一些红烧土、人骨、磨光石器等物,沿河北上,又发现了彩陶残片,惊喜至极。他将所采集到的文物全部带回学校。这个发现引起了当时中国科学院郭沫若院长的关注,郭老亲笔写信给张知寒以热情的鼓励。山东大学历史系刘敦愿先生率队到岗上村进行实地发掘,充分证实了这个遗址在考古学上的重要价值。从此,张知寒和他发现的我省第一个彩陶遗址(即大汶口文化)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正在张知寒与师友们潜心研究这处文化遗址时,他却遭到当年被指为“凶手”的人的诬陷,被错划为“右派”而取消了大学分配的资格,被青岛市公安局关押。

在劳动教养的日子里,面对窗外的冷月,他想起了司马迁。司马迁那“交游莫救,左右相知,不为一言”的悲哀。过去读《史记》心境平和,现在想来其中字字血泪,真是刻骨铭心。从司马迁的悲叹中,张知寒想到了敢于“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的墨子。在最初的冤枉中,他结识了这位勇士,他隐约感觉到这个社会迫切需要的就是这种勇士、这种无私无畏的精神。

张知寒先生从被错划为“右派”一直到19789月得到昭雪的20年,给人们的印象只有四个字:九死一生。而在张知寒的言谈中,苦难被淡化了。

即使在人生的低谷,张知寒先生仍不改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禀性。

记得“文革”期间,他在微山湖边劳动,看到一伙人在看“热闹”。他挤进去一瞧,原来是一伙“渔霸”正殴打一位渔人。看着四周愤愤的眼光,他大喝一声:“这里有共产党员吗?!有种的往我身上捅!”一声断喝将渔霸吓住了,他们扔下棍子仓皇逃窜----现在的张先生讲起这些事总会说一句:凡是坏人都怕正气,所谓“邪不压正”嘛!

正当我们被他这种正气所感动时,张先生的妻子徐女士笑着说:你们不知道他还有极软弱的一面呢!每次看小说或戏剧时,常为那些悲剧人物流泪,《红楼梦》那更是看一遍哭一遍,甚至看到街上撞伤人,他回来都发烧,你说邪不邪?记者心里想:这岂非印证了张维华先生评论张知寒先生的四个字----“侠骨柔肠”了吗?

我的工资是全人类工资的总和

在人生的波峰浪谷之间,他念直了江湖上仗剑独行的宽袍大袖;结识了草莽间短褐麻鞋的至善至真,他回归了墨子,回归了他的底层。

1978年,张知寒的冤案得到昭雪,重回山大,拜见阔别20年的老师。看到当年意气风发的爱徒已满头白发,年逾八十的张维华教授握住他的手放声大哭;王仲荦先生是从不流泪的人,此时也潸然泪下。

50岁了,命运还能给他多少时间,让他研究,让他著述,让他追求,让他战斗?

他俯下身,在浩繁的史籍中与那位崇敬了几十年、追随了几十年的先圣作灵魂的应答。

墨子里籍是学术界长期聚讼纷纭的问题。有外国说(印度或阿拉伯)、宋国说、鲁国说、齐国说等等。张知寒写了五篇文章,从墨子的身世、思想学术渊源、科技发展的社会条件、社会生活习俗、语言习惯以及民间传说等多种角度进行考论,又在《孟子》中找到了确证,作出了“墨子故里在鲁国境内小邾国滥邑,即今山东省滕州境内”的论断。这一论断,得到当代著名学者匡亚明、蔡尚思、张岱年、杨向奎、任继愈先生的首肯。在19916月和199210月召开的首届全国和首届国际墨学研讨会上,又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赞同,公认这是墨学研究史上的一个重大突破。

弘扬墨学,他一面写文章,一面奔走呼号,像墨子那样“席不暇暖、突不暇黔”,栖栖皇皇,未遑一日宁处。在两次筹办墨子讨论会期间,他与朱锡光等同志奔走于大江南北,登门邀请各大学和各学术团体的著名学者。他筹办和主持“首届全国墨子学术讨论会”和“首届墨学国际研讨会”,每次会议结束都累得大病一场。199210月,中国墨子学会正式成立,张知寒先生任副会长兼法人代表。最近,有人问他,你整天急急忙忙地为墨子研究而奋斗,每月工资几何?他回答:我所得工资是全人类工资的总和,尚不能用数字计算。

服“正气”,“抗”掉癌

命运对张知寒生命的掠夺是如此的贪婪而残酷。在他揉碎了张知寒最宝贵最绚烂的青春岁月之后,他仍然不打算放过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

1993年春天,张知寒先生查出结肠癌。1993年第一次动手术时,亲戚、学生、朋友几十口子送他进手术室,他哈哈笑着拒绝了护士推来的小车,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进了手术室。三次大手术,每次他都这样走进走去,在护士们瞠目结舌的当儿,“英雄病号”的美誉也传遍这所医院。

不仅如此,每次开刀后,他都提前出院。而且一出院他便开始连轴转:写书、开会、做报告,为“墨子研究”奔忙。

除了“英雄病号”的美誉,他还有个“工作狂”的雅号。1996115日晚上,张先生突然大吐血,1000CC鲜红的血液带着生命的活力冲出身体----医院不得不通知家属“病危”。当时张先生87岁的老师杨向奎先生闻讯从北京打来电话说,让80岁的师母来看看他。躺在床上的张知寒无力笑了:不要来,我死不了。说完便昏了过去。事后张知寒得知,老师曾表示要给自己的学生、当代的“墨子“立一个碑。87岁的老师要给学生立碑,这在世上是绝无先例的!(本文刊登在1997815日《济南时报》,作者为济南时报记者。)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