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知寒的博客

山东大学教授 墨家文化传人

 
 
 

日志

 
 
关于我

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入华东大学学习,翌年任华东空军司令部机械大队分队长,并成为中共党员。195O年因伤转业,任山东滋阳县文教助理员。1954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历尽磨难,九死一生。1962年回原籍,以医术义务为乡里服务。1978年,回母校任教。1988年离休。 1998年逝世。这是纪念张老先生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需不需要基督教?作者:平凡滴芦苇  

2013-12-27 10:55:53|  分类: 关于宗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基督徒认为,中国引入了德先生【Democracy】和赛先生【Science】,但它们没能救中国,中国引入的马克思主义也不能救中国,中国应该尝试基督教,基督教能救中国。我不以为然。作为曾经的基督徒,我想我有资格就这个问题发表一些看法。

 

第一章:背景

大二时,我接受教会洗礼,正式加入教会。当时,我百分百地投入到信仰之中,立志做一个真正的、纯粹的基督徒。我可以无视任何非信徒的挑战而为基督教辩护,也可以无视父母朋友的影响去敬拜神、去实践《圣经》的教导;我尽力学习正统的改革宗神学,曾在教会和团契做讲员;我还积极参加宣教,曾梦想去穆斯林国家宣教。以身殉教不足惜,但求神国早日临,这就是我当时的理想。

但当我从原来的世界中脱离出来时,当我尽可能客观地反思信仰时,我害怕了:基督教是否通过要求不停断的聚会和读经在洗脑呢?为什么当科技与理性兴起时,神迹就消失了呢?为什么穆斯林及其它教徒也如此坚信自己的信仰呢,如此深信自己与神的互动呢?我是否因为自己已经投入得太多,而拒绝真相呢?马克思说“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是不是真的呢?……

后来我离开了基督教,明白了基督徒的理性不过是阉割的理性,是自我驯化的工具,一旦怀疑神的想法出现时,就用理性想各种法子来说服自己“神存在”。当神学家解释得精彩时就说重视理性;解释不通时,就动用“不可知论”或者“上帝大于理性论”来圆场。所以理性不过只是自我说服和说服信徒的工具,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基督徒高举的“效法基督”,也是自我驯化和集休驯化的工具,在追求生命敬虔的同时将基督徒的思维方式和教义刻入骨髓,并以此为激励和榜样将新人压入模子里。

第二章:基督教在中国

基督教在中国正迅速地发展着,而且此趋势将继续一段时间。中国处于剧烈变化期:一方面传统文化中的精华经过文革等浩劫之后一蹶不振。另一方面,源于美国好莱坞、麦当劳等的快餐文化,连同成功学在国内蓬勃发展。这使中国年青人普遍有一种心灵空虚,迷失自我的心境;同时社会贫富差距巨大、司法失去公正、不公义现象充斥眼球,使人普遍都有种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感;社会各类的暴行及食品安全问题使人失去安全感;对中国文化的远离与对政府的憎恶,使人失去归属感、荣誉感,因而有人开始崇洋媚外……统统这些,使人将希望寄托于新事物上。加上民众对强迫接受的唯物主义教育的反抗,和对网络限制的憎恶,使基督教以觉悟者的姿态进入中国。

因此基督教在中国大有市场,很受不满于现状的知识分子欢迎。事实上英国、法国、德国以及美国等正渐渐远离基督教信仰,他们已经形成了对基督教的免疫,而穆斯林世界对外来思想的警惕使自己“无懈可击”,加之印度及中南亚都没有放弃自己的传统信仰与文化,也只有中国是基督教的理想禾场。

第三章,中国需要基督教吗?

基督教信仰显然可以改善中国的现状,它有其好的部分,有约束邪恶欲望的作用,但同时它会带来新的、更长久、更顽固的问题。

1. 分裂

基督教是所有信仰中宗派与分裂最多的一个,被接受的正统宗派已经很多,被称为异端的派别更不计其数。这么多的分歧其实反映出来的是《圣经》本身的矛盾。反观数学、电子学、机械学、物理学不存在如此多的矛盾与分歧,因为这些的理论是贯彻始终、前后一致的。

当基督教来到中国,会带来更多的分裂与矛盾。现在已经有很多被称为邪教的基督教在乡村传播,被政府明令取缔,2012年未借未日预言蛊惑人心的“全能神教”就是代表,它产生于自70年代,至今绵延不绝。情况差的被称为邪教,情况好一点的也被正统信仰排斥为异端,这更数不胜数。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基督教不会包容一下、妥协一下?其答曰:“神不会妥协真理”。当每个人都确信自已掌握真理时,当然就不会妥协。当一些基督教人士想促进宗派合一时,这个作法却被各个宗派称之为“妥协真理”,严词激烈的斥之“买主求荣”。

分裂带来的是各个小团体互不相让,互不妥协,最终甚至斗殴进警局,这样的事曾在香港就发生过,唐崇荣牧师在讲道中就举过香港弟兄会的一个例子。甚至家庭成员间信仰不同时,也影响家庭和睦。为什么家庭成员间也不能妥协?因为《圣经》要求:你要爱神胜过爱一切,包括父母、兄弟、儿女。

民主政体之父卢梭就曾说过,“把公民的不宽容区别于宗教的不宽容的看法是错误的。这两种不宽容是不可分割的……”只要有人坚持自己掌握的绝对真理,不宽容就不可避免。

2. 反智

圣经里充满了对智慧、知识的鄙夷。牧师最喜欢教导,基督徒最喜欢听的是: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林前1:27] 一瞬间脑袋空空的基督徒,比满腹经论、博闻强识的学者更胜一筹了。

这些圣经直接导致了基督教历史上的反智主义,即反对知识、反对理性。在这方面对中国影响最大的是倪托声的弟兄会,他们认为过多知识反而会阻挡人认识神,因为亚当就是因为追求分辨善恶的智慧而堕落的,因此我们不能追求知识。

反智主义并非倪托声的首创,中古神学家陀度利安(拉丁护教派主将)露骨地标榜基督教的反智本质:“正因悖谬,故余信之。”

近代神学家克尔凯郭尔也继承这个观点,一位改革宗牧师兼神学生在与我辩论时也使用这个观点,足见基督教反智本质的影响多么之深。基督徒们自卑地认为,连我都能明白的真理怎么可能是真理呢。因此他们对荒诞离奇、矛盾丛生的圣经深信不疑。

《圣经》中关于“凡事相信”的教训使人惰于思考,神学家关于“因信称义”的教训使人变得盲目,以致对《圣经》中很多的矛盾视而不见,看见的全是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反智带来的就是愚昧与退化。1858年进化论提出以来,基督徒在科学领域的影响缈若晨星,可是基督徒还不厌其烦地举进化论之前的科学家例子来宣教。

3. 宣教

《圣经》给所有基督徒颁布一条大使命:传福音。神学家称所有的基督徒必须委身于【即:实践】大使命。因此基督徒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传福音,绝大部分的精力直接或间接服务于传福音。

当基督教把大部分精力用于宣教时,基督教不会带来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基督教承担的社会责任就少很多。我们看到“非典”中、“洪水”中、“大地震”中等等各种需要承担社会责任时,基督教的付出与基督徒的比例是极不协调的,似乎基督教总是沉默的。不少热心人士愤起揭露08年汶川大地震中基督教利用灾情在四川宣教,称“灾难是为了让四川人民信教”,“地震是神的忿怒”……当每一个基督徒奉献自己的十分一之给教会后,他又有多少能力服务其他呢?当每一个基督徒把七天中的一天奉献给上帝后,他有多少时间能做其他服务呢?不但如此,不少基督徒平时聚会的时间并不少于主日敬拜的时间。

另一方面,救人的身体不如救人的灵魂,这才是最重要的。花精力传福音才是最永恒的,最有价值的。到贫困山区传福音远比送些衣服、书本好。用基督徒的话说:“基督徒做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传福音,都是为了神的荣耀。”

当所有人都把精力放在“神的荣耀”上时,谁还管“人的幸福”呢;当大家都去传福音时,谁还坚持漫无边际的科研呢?还有谁尽力从事生产呢?

4. 不宽容

从前面的描述中,对基督教的不宽容可以看到一些。在历史上,宗教迫害就陈出不穷,在天主教的异端裁判所时达到顶峰。即便如此这些史实的记载,不并比圣经中的记载更加恐怖,圣经中说:

凡不寻求耶和华以色列 神的、无论大小、男女、必被治死。【历代志下15:13】

拿你的婴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便为有福!【诗137:9】

……

这些律法到了中世经黑暗时期被发挥到极致,异端裁判所到处残害异见者,宗教改革也留有遗风。直到现代法律健全后,1941年罗斯福提出信仰自由后,宗教迫害才被禁止。

圣经多次记载耶稣说,“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马太福音12:30】,这不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残暴思想的集中体现吗!事实上这样的思想在圣经中并不鲜见,圣经通篇用截然对立的词,如:“属神的”与“属魔鬼的”、“羊”与“狼”、“麦子”与“裨子”、“圣洁的”与“污秽的”、“属基督的”与“敌基督的”、“义人”与“罪人”……将“信神的人”与“非信徒”完全对立起来,毫无缓冲地带。此句只是将这种圣经背景的集中地表现出来,因此这句话成了基督教不宽容的结晶,迫害异己的结晶。基督徒们一切的残暴行径都可以从此句找到力量和神学根据。

当我离开基督教后,马上一些曾经的基督徒朋友开始骂我是骗子、2BSB、魔鬼的仆役,其不宽容性可见一般。

英国哲学家卡尔波普曾说过,“凡企图缔造人间天堂的结果无一例外造成人间地狱,因为它导致不宽容。”此言震耳欲聋,对经历过文革浩劫的中华民族尤为可贵。正因如此我反对基督教成为中国主流,我认为中国不需要基督教。

若你问我中国需要什么,我觉得中国需要:贯彻执行的法律;有效的监督;传统文化中精华部分的发扬;普及思考方法的训练……

在即将结束之时,我们有必要听听英国哲学家罗素在其著作《我为什么不是基督徒》中震聋发聩的声音!

就是这个想法 ―― 我们如果不支持基督教,就会胡作非为。我个人觉得支持基督教的,才大多是胡作非为之辈。有一件事十分奇怪:宗教愈热烈,独断的信仰愈深,残酷的事情就愈多,社会情况就愈腐败。在所谓信心时代,当人们毫无保留地信仰基督教时,就有宗教裁判,和宗教裁判的酷刑,数百万不幸的女子被当作女巫活活烧死,各种残酷的人性,假藉宗教之名而迫害人类。
     环顾世上,我们发现仁慈情操的每一次进步,刑法的每一次改良,减轻战祸的每一个步骤,有色人种待遇的每一次改善,奴隶制度的每一次缓和,世上一切道德进步的过程,都一致遭到有组织的教会反对。我十分慎重地说一句话:基督教以其教会组织的形态,一向是,而且今天依然是道德进步的主敌。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